车过了4次户说明啥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06

车过了4次户说明啥剧情介绍

。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嗨,说来惭愧,当时如果能够有贺兰会长的帮忙,拿下固原城,定然不是问题!” 裴夫人苦笑一声,抬起头来,对着略显尴尬的贺兰荣乐说道:“不说这些过去的事情了,在下深夜来访,所为的就是能够和贺兰会长联手的事情!” “联手?” 贺兰荣乐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裴夫人,颇为疑惑的说道:“这个时候联手,是不是有些晚了?” “不是联手攻击秦皇门,是联手自保!” 裴夫人看着眼前的贺兰荣乐,对着他说道:“其实城南决战之后,我们这些黄府禁卫军就不敢回到金城了,觉得以黄世子的刻薄寡恩,肯定会降罪于我们的,所以大家就护着祖秉慧公子呆在了南山别墅,虽然我们在城南决战中功亏一篑,但是秦皇门似乎也无力驱赶我们,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这些天都在舔舐伤口,所以还很平静……不过,刚刚我们忽然得到消息,说华亭涧山宗准备北上和秦皇门决战,黄世子也派人过来,让我们听从华亭涧山宗的人的指挥,再去攻击秦皇门,大家伙儿都不愿意,但是也不敢公然违背黄世子的命令,所以就让我前来拜托会长大人,能不能暂时收留我们呢?” “额……收留当然是没问题了,只是收留你们的话,我怎么给黄世子交代呢?” 贺兰荣乐微微一愣,看着眼前目光恳切的裴夫人说道:“不是我这个当会长的还念着你们当初背叛我的破事,主要是,我贺兰会现在真的是不敢经得起一点风雨了,你也知道,家底差不多都在这些日子的内讧当中败光了,如果不是这次站在了秦皇门这边,和秦渊达成了协议,拿回来了今年的禄米和钱粮,估计这山谷中的人我都养活不起了呢!” “放心,我们已经想好了措辞!” 裴夫人点点头,对着一脸为难的贺兰荣乐说道:“我们就说秦皇门对我们进行了追杀,大家迫不得已,放弃了南山别墅,前往您这里避难,到时候会和华亭涧山宗配合的,总之,华亭涧山宗的人肯定会被秦皇门挡在南门外的,所以我们并不担心!” “好吧,如果黄世子首肯的话,我肯定会让你们进山谷的,你们先在谷外驻扎,然后我去询问黄世子的态度,这样也算对得起你们了,如何?” 贺兰荣乐沉吟了一下,找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案,裴夫人闻言点点头,对着贺兰荣乐谢了,然后就星夜离开了青龙谷,往南山别墅去了…… 这边的裴夫人都知道华亭涧山宗打算北上的消息了,秦渊自然也在深夜被刚刚接手情报工作的宋威简叫醒,看到确切的情报显示华亭涧山宗确实要北上了,秦渊无语的摇摇头,不明白这些任务为什么专门喜欢和自己作对! “坚壁清野!” 秦渊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无可奈何的下达了自己最不想下达的命令,宋威简知道这也是无奈之举,只能拱手答应,然后去执行了…… 一时间,所有的秦皇门骑士都冲到了固原城的外面,将坚壁清野的命令传递给每一个人,虽然只是凌晨时分,但是嘈杂的声音已经从官道上慢慢的泛起,一群一群的民众从城外涌入固原城中,原本寂静了两天的固原城又变得热闹了起来,传说中兵马上千,古武者上百的华亭涧山宗就要来了,固原城中的谣言也是满天飞,不少人进城,但是更多的人却选择了出城避难! “让他们走!” 接到了有人想要逃出城外的消息,秦渊大手一挥,一脸傲然的说道:“将他们的名字登记造册,所有人三十年内不得回到固原城,否则,杀无赦!今日开始踏出城池一步,所以家产全部充公,决不轻饶!” “是!” 听了秦渊杀气腾腾的话语,宋威简也不敢多说什么,慌忙下去传达秦渊的命令,而这个命令也让不少想要两面投机的固原城居民放弃了挣扎,纷纷回到自己的家中,等待着又一次大战的结果。闪舞小说网.... 频繁出现的战事也大大的减缓了固原城中招兵买马的速度,听说华亭涧山宗又要来了,不少加入秦皇门的士卒的家人纷纷前往军营,要求将自己枪把子都拿不稳的儿子们带回家中,秦渊闻得此言,也只能再次使出霹雳手段,只要此时退出秦皇门,一路按照涧山宗间谍处置! 解决了一下民众的骚乱,秦渊打着哈欠站在城主府前,听着一个个消息的汇报,慢慢的稳定了心神,搬了一张凳子坐在城主府的台阶上,一脸淡然的处理着各种事物,周围的人看到秦渊如此淡定,心中的隐忧也都慢慢的消除了,也是到了这个时候,一个随从前来报告,说是蔺修观请自己过去一趟。 虽然不知道蔺修观为什么挑这个时候来打扰自己,但是知道蔺修观不是那种主动添乱的人,秦渊便站起身来,跟着那名随从进入到了蔺修观的病房中,此时他的妻子焦玉儿还在休息,秦渊也没有主动打扰这位悉心照顾自己丈夫的妻子,站在蔺修观的床前,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修观有一事禀报!” 蔺修观对着秦渊笑笑,然后就开口说道:“听闻华亭涧山宗准备北山和门主大人决一死战,他们远来跋涉,定然不会带很多粮草补给的,所以耀州城就成了他们补给的必经之地,相信陈悟冶那厮为了对付秦门主,肯定答应了华亭涧山宗不少要求,这耀州城的补给,肯定就在此列当中,秦门主不如先声夺人,将耀州城中的府库一把火烧掉,这样比如此大阵仗的坚壁清野,恐怕来的更加方便!” “坚壁清野只是为了第二步做打算!” 秦渊默默的看着眼前的蔺修观,低声说道:“你说的府库在什么地方?方便烧毁吗?一旦烧毁的话,耀州城的百姓可有缺粮的危险?” “这个嘛……缺粮的话,大家可以往山上躲避的,华亭涧山宗这些年凶名在外,如果秦门主能够善加利用的话,耀州城的百姓定然知道如何躲避战乱了……没办法,乱世将近,各大小势力都在互相征伐,朝廷还在忙于内斗,根本不在乎百姓的死活,这样的事情在所难免,相信耀州城的百姓应该也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了吧!” 蔺修观默默的说着,秦渊颔首,询问清楚了蔺修观所说府库的位置,然后就走出了病房,回到了自己的城主府前。 他和蔺修观都没有发现,沉沉睡去的焦玉儿一直都在背对着她们睁大眼睛,仔细的聆听他们所说的每一个字。 回到城主府,秦渊将耳边的琐事一推三五六,交给赶来的卫宣和卢牟坤处理,然后拿着一张简易的地图,就进入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看着秦渊风尘仆仆的样子,钱苏子微微一愣,忽然对着秦渊说道:“你是不是又打算离开这里啊?” “额……” 听到钱苏子的话,秦渊一愣,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我看起来很像是要出门的样子吗?” “不然呢?” 钱苏子好奇的看着秦渊,摆摆手说道:“你这个样子,谁不觉得你是有大事要处理啊?说吧,是谁又要你去营救了?还是打算带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先找个地方藏起来,然后再说?” “额……你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秦渊苦笑着看着眼前的钱苏子,有些乐呵呵的说道:“我是准备去把耀州城的粮食烧掉,让涧山宗来的时候无粮可就,增加我们的胜算!” “哦,为什么要现在烧了呢?” 钱苏子好奇的看着秦渊,似乎对秦渊的打算很不可理解,后者微微皱眉,更是一脸惊讶的说道:“这还用问是为什么吗?当然是……目的我已经说过了啊!” “可是你现在就烧掉的话,根本起不到作用好吗?” 钱苏子无语的看着秦渊,伸手按住秦渊的肩膀,让秦渊在床边做好,然后说道:“你现在就去把他们的粮仓烧掉,且不说耀州城能不能抢救过来,就算是你把他们全烧了,也根本不可能引起什么状况的,耀州城的百姓肯定还会被陈悟冶催着缴纳粮食,涧山宗的人马为了活命,反而会对我们发起更加疯狂的进攻,而且没了粮食保命的耀州城百姓,没准儿还会铤而走险,成为涧山宗的开路先锋,去抢劫其他人的粮草,这样的话,就算是我们打赢了,固原城四周也会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你想把它作为根据地的想法,就更加的不可能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看着对方吃饱喝足来和我们决战?” 秦渊无语的摊开双手,虽然承认钱苏子说的有道理,但是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很简单啊,只要在涧山宗杀的最猛的时候忽然将他们的粮草烧掉,然后再趁着他们四散征粮的时候主动出击,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此战必胜!” (本章完)

…

让人忍不住想要去踹一脚。王小丰见到秦渊这样,也没有了办法,只能颓废的坐在椅子上,觉得自己的研究真是一无是处。



陆强见到这家伙这么快就想通了,不禁有些怀疑他又有什么阴谋。“切换备用监控!”柴子君冷漠的命令道。





“……”



秦渊等人都是纷纷使用出最强大的力量防御,生怕被那些火毒侵染。

“那还有假?”



 呼呼的北风从耳边刮过,梅红玉独自一人静静的走在满地积雪的山林当中,从固原北门出来之后,梅红玉骑着马到了一处隐蔽的山林中,将自己的马儿绑在树上,梅红玉决定走着前往何钦元所说的沙鬼门 何钦元部的营帐处,这个营帐在城西的山岭当中,很是隐蔽,距离固原城的距离也很远,梅红玉觉得,晚上一匹马从固原城的地方奔过来,肯定会被人怀疑的,所以就决定步行前往何钦元的营地。经过一段时间的潜行,梅红玉发现谷蕲麻军对于四周的警戒似乎很低,或许是不相信兵力稀缺的秦皇门敢出城劫营吧,这些营地的瞭望台上都只有一个人,外面的道路上更是没有一个暗哨,全部都躲在温 暖的营帐中,等着熬过这个冷意十足的夜晚。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之前确定好的地图,梅红玉对着不远处那座中等的军营比照了一下,确定这就是何钦元部队的营帐之后,梅红玉也没有犹豫,慢慢的靠近对方的营帐,对着门口冲出来拦住自己的卫兵 说道:“我有何钦元的手令,我要见何家的管家何金!” “你是谁啊?”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梅红玉,那卫兵的脸上写满了不信任的神色,知道和他说不上话,梅红玉一脸镇定的说道:“何钦元被我从城东抓到了固原城中,跟着他的骑兵都被我们秦皇门的人给宰了,现在他让 我过来见何金,商量将他放出来的事情!” “额……” 愕然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那卫兵缩了缩脑袋,对着营地外面看了看,招手说道:“跟我来吧!”说完,就带着梅红玉进入到了中心的大帐当中,此时的大帐中,聚集着何家军所有的头目,大家死气沉沉的呆在营帐中,虽然知道何钦元肯定被秦皇门的人给抓住了,但是到现在都没有进一步的消息,何钦元更是不知生死,这些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何家家丁们纷纷沉闷着呆在一起,不过众人已经隐隐以何家的管家何金为首,这件事情何老爷降罪下来,第一个被惩处的,肯定也是带队前来参加联军的何金 了! “报告!有个女人自称是秦皇门的使者,带来了堂主大人的亲笔书信!” 那卫兵到了门口,下了马,对着灯火通明的大帐当中点头说着,里面呆坐的众人身形一震,坐在上首的何金更是激动的站了起来,大叫一声:“终于来了!” 说完,何金就对着门外的卫兵叫到:“让她进来吧,注意警戒,不要让别人知道我们单独见到了固原城里面的人!” “是!”那卫兵低声答应着,站起身来,对着身边的梅红玉点点头,然后就带着何金的命令从朝着营帐外面把守的卫兵队走过去,走进大帐中的梅红玉对着眼前的何金等人行了礼,然后就昂首说道:“不知道这里现 在是谁管事啊?” “我!”将手中的旱烟扔在了地上,何金睁大自己的眼睛,打量着眼前容貌姿色都堪称一流的梅红玉,对着周围的同伴看了看,然后说道:“各个小队长都走吧,留下几个人当代表就行了,出去嘴上都得给我有个把 门的,这件事情可是关乎于我们堂主大人的生死,今天谁要是敢出去乱说,我何金第一个宰了他,他的家人自然也就成了奴隶了,懂了吗?” “是!属下明白!”站在外围的小队长们纷纷沉声答应,对着站起身来的何金行了礼,然后就从大帐当中鱼贯而出,原本塞的满满当当的大帐中,转瞬间只剩下了四个人,除了何金之外,剩下的三人也都是三个中年人,看脸 上的神色,也都是久经风霜的老江湖了,端坐在位置上,打量着站在中间的梅红玉,眼睛中都没有多余的神色出现。.. “说吧,我们堂主大人现在怎么样了?”何金看到外面驻守的士卒都自动离开了营帐边缘,便昂首对着眼前的梅红玉问道:“不管你是不是真的从固原城里面来的,先给我证明你是固原城中秦皇门的人,然后给我证明我们家堂主大人还没死,不然 的话,我何金什么都不会和你谈判的!” “果然是老江湖啊!” 梅红玉对着眼前的何金拱拱手,嘴角浮现出一丝微微的笑容,伸手将自己内扣当中的血书拿了出来,递给了眼前的何金:“自己看看吧,这是何堂主亲手所书的血书,你一看就明白了!” “我家堂主还有这份心性?竟然舍得咬开自己的手指头写血书?”坐在梅红玉左手边的一名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惊愕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目光很自然的对上了递到何金手中的血书,站在梅红玉面前的何金则是沉默不语,将手中的血书打开,默默的看着上面的文字,看到最后,看到了那个象征意义重大的标记之后,何金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疑惑的神情,对着眼前的梅红玉问道:“我家堂主的笔迹和标志都没问题,可是老夫还是很好奇,我们堂主在这里面说自己此次遭难 是因为沙鬼门门主穆洛柯干的好事,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儿啊,难道这其中还有隐情?” “啥?这真的是咱们堂主写的血书啊?” 那黝黑的中年汉子猛然间一惊,愕然的看着何金的脸,后者微微一斜眼,沉声说道:“崔护法,你还能怀疑老夫和这位女侠一起做戏假装你不成?” “额……不敢不敢……” 崔护法连忙摆摆手,带着一丝歉意看着眼前的何金说道:“俺这不就是好奇吗,既然真的是堂主大人写的东西,我就放心了,何管家您继续,我在这里呆着听着就行!” “知道就好!”冷哼了一声,确定了自家堂主确实还活着,何金的脸上写满了自信,原本耷拉着的脸色也重新恢复了光泽,两边的护法们也都乖乖的放下了挑战何金的打算,何钦元不死,何金就不用被惩处了,自己的上 位之路也就这么没了,所以他们都很机智的选择了继续唯何金马首是瞻的方略。“很简单,当时何堂主对我们说,今天打猎被俘的事情就是因为他听信了沙鬼门门主穆洛柯的一名手下的话,说黄河东岸的野味很多,所以才会从城西一路奔到城东,然后被我抓到的,之前穆洛柯将其派为前锋突袭固原城,差点死的那次也是因为穆洛柯夸大了秦皇门的损失,导致了他损兵折将此前的宴会中,穆洛柯的姘头陈凤欣忽然将假的布防图展示在了他面前,所以他才会记得错误的布防图的。所以 想明白了这一切,何堂主对于穆洛柯的态度自然是恨意丛生,所以打算召集你们在今夜悄悄从北门进入到固原城中,帮助我秦皇门,镇守固原城,如此而已!” 梅红玉将前因后果解释了一遍,眼前的何金默默点头,低吼道:“我就知道穆洛柯忽然请吃饭没有好事,果然如此!” “那我们就这样背叛了谷蕲麻和穆洛柯,加入到了秦皇门的一边了?这是不是太危险了?” 一边的崔护法愕然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脸上的表情并不轻松,自古都是从强凌弱,忽然转换阵营,对于崔护法来说,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不然呢?难道等着我们堂主大人死了吗?” 何金低吼一声,眼中射出两道精光,看着面前的梅红玉,微微一笑,摆手道:“女侠先坐吧,我还没有想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让我细细推敲一番如何?” “好的,诸位且请商议,任何问题我都可以回答的,从何钦元堂主被抓到出城之前,我都在何钦元堂主的身边,这封血书也是当时亲自看着何堂主写下来的!”梅红玉淡然一笑,施施然的坐在了一边的位置上,何金淡淡一笑,将旁边的三名护法叫到身边,让他们看了看眼前的血书,然后三人低声商议了一番,确定了血书的真伪,然后就由何金站起身来,对着梅红玉说道:“这血书的真假我们已经确定了,笔迹、言语风格都和我家何堂主无异,唯一让我们好奇的就是,我们此番进城是用什么身份进呢?是投降?合作?还是暂时在固原城中借住不参与两家战事呢? ” “进城之后,你们继续跟着何堂主,一切事物等着进城之后由何堂主和秦门主决定,我只是个来送信的!”梅红玉微微一笑,将问题直接踢给了城中的何钦元,何金闻言微微皱眉,低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何时进城呢?我部夹在沙鬼门营地和谷蕲麻军的中间,忽然撤营而走,定然会被追击询问,到时候 兄弟们折在这里也不好吧,不知道临来之前,秦门主和何堂主可曾商议出来什么对策没有啊?” “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不过我临出发的时候,秦门主的夫人钱郡主给了我一个锦囊,让我在需要的时候打开,不知道这个难题,钱郡主有没有给我答案!”梅红玉淡淡一笑,将自己口袋中的锦囊拿出来,然后微笑着打开手中的锦囊,拿出里面折好的字条,打开一看,顿时梅红玉的脸色一变,紧接着就把手中的纸条重新折了起来,面前的何金看到梅红玉这个 表情,顿时有些惊讶的问道:“女侠?怎么了?” “没……没什么,钱郡主的计划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梅红玉连忙摇头,紧接着眼珠子咕噜噜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对着何金说道:“钱郡主说了,她们得到情报,今晚谷蕲麻军可能会夜袭固原西城门,我们佯装跟进,然后转到北门处, 衣帽反穿,然后由我带领过去,这样就可以安全进城了!” “是吗?”何金愕然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不等他多说什么,外面的卫士忽然走到营帐前面,单膝跪地,低着头,对着里面的何金说道:“禀告总管大人,穆洛柯门主派人传来消息,让我们全军准备好夜袭的准备,他 要亲自带着人夜袭固原城,救出我家堂主!” “知道了!”对着梅红玉点点头,何金的眼中写满了惊异,声音传来,外面的卫士便走了下去,留下何金和三个护法一脸憧憬的看着梅红玉:“秦皇门中有能人啊,此战未必会是秦皇门输!”

详情

宝贝我弄得你舒服吗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