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蜕变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3-07

全球蜕变剧情介绍

。

秦渊见到吕思诚马上就要喊第三次,许宜修的脸也已经开始变白的时候,突然举手:“我出两百亿零一百万!”

“少废话,赶紧干活,待会儿可要悠着点,知道不!我要亲自给这位小伙子控线!”

…

“这一切都是让我们电老虎团背黑锅的阴谋不成?”当初刀客也这么怀疑过,不过他发现在这里躲避着还不错,而且还有人送吃喝。



祖秉慧感觉自己的右肩膀仿佛被砸在了一口铜钟上面一样,剧烈的酸痛打在他的身上,原本注意力全部都在自己右手上的祖秉慧,此时才发现,手握柳剑的松虢泙猛然间一曲肘,握着柳剑的右手臂狠狠的砸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面! “周德卫,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路辉伽的双手死死的抓着眼前的周德卫,一股难以承受的痛感从他的身体当中窜出,血红着眼睛盯着周德卫充满痛苦表情的脸庞,路辉伽的嘴巴张的大大的,双眼中泪水迸发,拼命的用手摇晃着周德卫的 身体,路辉伽忽然感觉,这个世界上似乎还有忠诚这种东西存在! “副宗主,对不起,这件事情和你无关……”周德卫睁开眼睛,默默的看着路辉伽的双眼,这双清澈的眼睛中写满了坚定和从容,嘴角缓缓勾起的笑容也让路辉伽感觉到一阵陌生,在路辉伽的记忆中,眼前的周德卫不是这样从容赴死的年轻人,他胆 小,懦弱,甚至有点傻,但是今天,路辉伽忽然发现,这个混蛋竟然会为了自己,将这件事情嫁祸给邓德伍! “你说的可是实情?” 谷蕲麻缓缓的将自己的脑袋低了下来,双眼直视着趴到在地上的周德卫,双眼如同夜晚的猫头鹰盯着猎物一般沉静,悚然。 “当然!”周德卫抬眼看着谷蕲麻,目光炯炯如同做好慷慨赴死准备的烈士,嘴角泛起一丝怒意,对着谷蕲麻大声说道:“既然我遭此变故,邓堂主都无动于衷,那我索性就把实情说出来,也省的落了个冤死的下场! ” “其实你应该知道,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让你死的!”谷蕲麻的眼角闪过一丝决然,右手放在面前的桌子上,身体从桌子后面走了过来,然后将双手背在身后,站到周德卫的面前,单膝蹲在地上,猛然间将一把匕首扎入到了周德卫的身体当中,如同一道光从 周德卫的脖颈处穿过,细小的匕首转瞬间就穿过了周德卫的脖颈,如瀑的鲜血猛然间从这个年轻人的脖颈处喷涌而出,顿时洒满了湿冷的地面,让一阵白色的烟气从血泊当中升腾而起。.. “我知道……”周德卫的脑袋歪在一边,从喉腔中发出一声微不可查的声音,整个人的身躯转瞬间变得冰冷起来,蹲在一边的路辉伽满眼含泪的看着眼前的周德卫,默默的将双手放在了这名部下的身上,然后将自己身上 的灰黑色长袍接下来,握住周德卫的脖子,将他从地上抱了起来,然后缓缓的站起身来,抱着周德卫的尸体,从谷蕲麻的帐中走了出去。 “这……”门口的两名侍卫看着路辉伽离去的样子,顿时有些愕然,回头看着营帐中的谷蕲麻,后者摇摇头,从地上站起身来,将手中的匕首放在自己淡蓝色的长袍袖口上擦了个干净,低声对着门口的两名侍卫说道 :“随他去吧。” 说着,谷蕲麻就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拿起桌子上的翡翠色茶壶,将里面的茶水倒入了眼前的茶杯中,轻轻的拿起来,抿了一口,茶水已经凉透了……涧山宗营帐中发生的这些事情,并没有影响到贺兰会和秦皇门换防的速度,伴随着一阵阵的喧闹声,原本驻守在城东的宋威尘部和驻守在城南的伍威桉部都朝着自己相反的地方行进,伍威桉带着十九个部 下来到了城北和钱庄柯会合,而宋威尘则带着手下的十七名部下来到了城西,驻守在城楼中,让卢牟坤带着手下的枪盾手们,全力防守已经坍塌的豁口处。两边的换防过程总体上还算平稳,虽然有点小的争端,但是大敌当前,双方的人马都保持了极大的克制,之前秦渊和贺兰荣乐非常担心的互相歧视的问题,也因为双方的防区划分明确,而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对立,当然小规模的吵架自然是不绝于耳的,忽然来了七八百名的贺兰会众,就算是一点恶意都没有,那些老人们给自己的儿孙讲起贺兰会曾经完全控制固原城的辉煌的时候,也自然不会忘记了对周围 的事物指指点点,弄的不少秦皇门的家眷很不愉快,不过好在及时调节,这种事情倒是也没有发展到全面的对立中去。闪舞小说网..到了傍晚时分,双方的一切事物都安定好了之后,秦渊和贺兰荣乐,按照约定,将双方所有能够上得了台面的部将全部都叫到了一起,牢牢的叮嘱了一番团结和睦,共同抗敌的大业之后,就让双方进行了 所谓的联谊会,自然而然的,空有拳脚没有容貌的众人很自然的就开始各自比武起来了…… “报……东城门外有个人,自称是秦皇门的人,让我们将他放进城中,守卫东城门的景卫田兄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所以就特地来请会长大人定夺!”一声长喝猛然间从一名身穿黄府禁卫军制服,腰间跨着一把长刀的男子口中发出,正在和秦渊一起品茶喝酒的贺兰荣乐微微皱眉,转过身去,看着那人说道:“如果是一个人的话,就让人家进来吧,好好解 释,我们是贺兰会的人,不要让秦皇门的兄弟们心中憋屈了,知道吗?” “是!” 那人对着贺兰荣乐一行礼,紧接着就朝着城东方向飞奔而去,坐在一边的秦渊则对贺兰荣乐的安排非常满意,拱手对贺兰荣乐说道:“真是有劳贺兰会长了!” “秦门主不用这么说,这都是在下应该做的事情!”贺兰荣乐微微一笑,淡然的将面前的酒杯端起来抿了一口,不多时,一个身穿暗紫色长袍的男子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出现在了秦渊的面前,看到秦渊的背影,已经消失多日的宋威简跳下马来,走到秦渊面 前,单膝跪地,对着秦渊行礼道:“门主大人,我回来了!” “情况如何?” 秦渊嘴角浅笑,扭头看着眼前恭敬有加的宋威简,后者脸色凝重,微微皱眉道:“情况并不算好,谷蕲麻正在赶制上百台的投石机,我担心我们明天恐怕承受不住这样疯狂的攻击!” “有地图吗?” 秦渊淡然的点点头,眼神中并没有流露出多少的异色,一边的贺兰荣乐则微微心惊,看了一眼身边的南宫儿,对着后者微不可察的点点头。 “嗯!” 南宫儿轻声答应,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身来,对着四周的人行礼说道:“小女子身有不适,先回去休息了!” 说完,南宫儿就在众人不注意的情况小,悄悄走出了会场,很快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有!” 宋威简点点头,从自己的胸口处将一个淡蓝色的卷筒拿了出来,将卷筒的口打开,一张薄薄的丝帛出现,很快被宋威简递到了秦渊的手中。 “竟然在这里?” 秦渊看了一眼手中的地图,一旁的贺兰荣乐扭过头来,瞄了一眼秦渊手中的地图,嘴角一撇,一股苦涩涌上心头:“没想到啊,他们竟然会在青龙谷打造投石机,看来我青龙谷的美景怕是一去不复返了……”“这倒是在其次,最可怕的是,这青龙谷中打造武器,我们先要突袭的话,不但很容易被人包了饺子,还可能连敌阵都冲不过去,毕竟青龙谷的地形你我也是了解,先要冲过山岭,攻击里面的人马,就必须 要爬过高山,单是这一点,在冰天雪地当中,我们必须要出动两百人以上才能够有能力将敌人的兵器全部焚毁,否则的话,就算是突击进去了,也很难取得优势,完成任务!”秦渊一脸无奈的说道,脸上的表情写满了凝重,一旁的贺兰荣乐则微微点头,有些感慨的看着眼前还在不断逗乐的众人说道:“是啊,我们的人手实在是太少了,整个固原城中,也就只有二百人的兵力,想 要焚毁敌人的投石机,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倾巢出动,但是即使是倾巢出动了,我们的行踪也很难躲过敌人的攻击,到时候城内无人,城外野战,绝对不是对我们有利的方式!”“那也不能就这样看着吧,这些投石机都是用青龙谷中几十年的松柏树木打造而成的,那结实的程度都让我感到可怕,一旦这些投石机一字排开砸过来的话,恐怕我们的人连登上城墙的可能性都不存在了!到时候只要谷蕲麻让人对着西城门的豁口处不断投出石块的话,我么的人根本守不住西城门,而且列阵迎敌的枪盾手们,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被投石机攻击了,一旦卢牟坤的人都挡不住敌人的攻势,固原城 可就真的完了啊!” 宋威简面色凝重的说道,看着眼前两名决定固原城命运的大人物,嘴角微微一撇,皱着眉头说道:“其实少数人想要将这些投石机烧毁,也不是不可能,就是付出的代价大一点!” “什么代价?”秦渊疑惑的说道,扭头好奇的看着自己的这名情报主管,后者用眼睛看了一眼身前同样用好奇目光看着自己的贺兰荣乐,目光中闪过一丝歉意,对着两人沉声说道:“让青龙谷整个烧成一片火海!”











 贺兰荣乐的房间位于原来马炽胺的房中,是一个堪称豪华的房间,虽然宽阔的有点让人有些不适应,但是舒适的床垫让贺兰荣乐的整个身体都陷入到了这张床上,美美的躺在上面睡了一小会儿,一声冬日 里不可能出现的黄鹂鸟的叫声让贺兰荣乐的双眼一下子睁开了。.. “情况怎么样?” 从床上坐起来,贺兰荣乐感觉自己的骨头仿佛融化了一样,到处都是肌肉的酸痛感,这种绵软的床垫确实适合年迈的老人住着,但是对于还在壮年的贺兰荣乐来说,就有点无福享受的感觉了! “已经查清楚了!” 南宫儿微微点头,身后立刻出现了北琴儿的身影,因为和秦渊曾经有过正面交手的原因,所以北琴儿并没有出现在进入固原城的队伍当中,但是她的身份,其实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禀告会长大热,确实有将近三百人的工匠正在青龙谷中密集的砍伐树木,制作简易的投石机,而且还有人专门将我们残留在青龙谷当中的建筑拆毁,以获得更加结实的木料和石块,工程的进展十分的顺利 ,那些人都自称是沙鬼门的人马,从定远城一路南下而来的!” “从定远城一路南下的?那孙威平那个废物到底在干什么?闭城自守不成?”贺兰荣乐微微一愣,对着眼前的北琴儿问道,后者默默的摇摇头,对着贺兰荣乐沉声说道:“如今的定远城已经空无一人,属下前往定远城的时候,定远城的大半已经被沙漠掩埋了,所以我想大长老应该是 带着人到更安全的地方去了吧!” “哼!难道不是直接投向了沙鬼门了?” 贺兰荣乐的脸色微微一凝,有些不满的对着面前的南宫儿说道:“用电报还是联系不上那个混蛋,对吗?” “属下还在努力……”南宫儿微微点头,抬头看着贺兰荣乐小心的说道:“不过属下并不认为大长老会在这个时候投降沙鬼门,一来沙鬼门和大长老之间的过节应该不少,而且如果大长老投降了沙鬼门的话,那沙鬼门肯定会趁机 大做宣传的,但是从始至终,沙鬼门都没有对此有过任何的动作,所以我估计大长老并没有投降沙鬼门,只是为了躲避风沙,到了一个我们暂且不知道的地方,所以还请会长大人稍安勿躁!” “对啊,我也觉得不可能,在定远城的外面,我还看到了沙鬼门张贴出来的,悬赏大长老人头的告示,如果大长老已经投降了沙鬼门,那这个告示就不可能出现在定远城的大门上了!”北琴儿也抬头帮着消失了的孙威平解释,贺兰荣乐微微颔首,长叹一声说道:“就算是如此,孙威平这厮也不能够轻易信任,之前在青龙谷的时候,贺兰会的使者就曾经旁敲侧击的说过孙威平和秦皇门的关系不一般,你们还要继续监视才对……对了,这次防御固原城,你们也不要轻易让人知道我贺兰会防御的地区是在什么地方,否则的话,我怀疑谷蕲麻会利用这机会,专攻一地,制造伤亡,让我们两家的实 力发生倾斜,不管是倾斜到什么方向,对于保住固原城都没有好处,明白吗?” “明白!”南宫儿和北琴儿齐声答应,贺兰荣乐想了想,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就对着两人摆摆手,让两个人从自己的面前离开了,而自己则继续躺在柔软的有些过分的床上,继续休息起来,这些天的恢复, 贺兰荣乐的身体其实并没有达到痊愈的状态,只不过在人前不愿意显示出自己的疲惫和伤病罢了!居住在马府当中的贺兰荣乐在秘密的和南宫儿、北琴儿见面,而秦渊则带着小心翼翼跟随在自己身后的钱苏子到了城主府西北角一个不起眼的小房间当中,看着已经在里面呆着的梅红玉,秦渊的脸上掠过 一丝欣慰,主动走到梅红玉的面前问道:“这次的情况如何?”“报告城主大人,何钦元部的人马已经同意在今夜子时撤离道南山别墅附近,不再参与到此次的攻坚战当中,虽然其他的沙鬼门营地都没有动,但是看得出来,沙鬼门的人马都是本着拼死占便宜,打死不吃 亏的想法来到固原城的,只要我们能够让他们觉得无利可图,这些人是不会跟着谷蕲麻军一起冲上来和我们厮杀的!” “很好!”对着梅红玉点点头,秦渊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看着风尘仆仆的梅红玉,秦渊一脸亲切的说道:“这一路辛苦了,你的义子和你父亲我都照顾的好好的,你放心吧,在我们秦皇门,这些人都是我秦皇门 的宝藏,我秦渊断然不会让他们受苦的!” “多谢门主大人!” 梅红玉点点头,脸上写满了敬重,秦渊听着这声“门主大人”,不觉感到一丝欣慰:“你终于承认你要加入我们秦皇门了?” “是的,天下没有比秦皇门更有前途的地方了!红玉愿意为门主鞍前马后,效劳终生!” 梅红玉点点头,看着眼前的秦渊,眼中写满了期待,秦渊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梅红玉,心情也是格外的畅快,对着梅红玉说道:“听说你们家就在距离石门关不远的地方,是吗?” “嗯嗯!不过梅花庄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我也不打算带着孩子们回去了,在秦皇门这里就挺好的!”梅红玉点点头,似乎是被秦渊提起了心中的伤心事,脸上的表情有些落寞,秦渊看了梅红玉的表情,微微一笑,主动说道:“我记得在我们固原城南边靠近石门关的地方不是有个叫做回乐城的地方吗?那个 地方现在不是被一门豪杰占领着吗?等到我们战胜了眼前的谷蕲麻,我会顺手将这里拿下来,送给你如何?” “真的?”听到秦渊的话,梅红玉的眼睛顿时瞪得大大的,万没想到秦渊竟然有如此的胸怀,让自己一个女流之辈去当一地的城主,虽然现在只是秦渊画出来的大饼,但是梅红玉听到心中,却总是感觉一阵激动,只 要是秦渊说出来的话,梅红玉总觉得一定能够做到的! “当然了!我秦渊什么时候说过狂言?” 秦渊微微一笑,挥舞着手臂说道,面前的梅红玉听了,顿时感觉一阵激动,慌忙跪倒在秦渊的面前,对着秦渊大声说道:“有秦门主如此厚爱,红玉就是粉身碎骨,也是不会有半分迟疑的!” “好了,这一路辛苦了,你先换上一身衣服,然后去看看你的义子和你父亲吧,他们应该挺想你的吧!”秦渊对着眼前的梅红玉呵呵的笑着,然后就转过身去,走到门前,对着门框轻轻的敲击两下,对着外面正在偷听的钱苏子说道:“苏子啊,这一路辛苦了,弯腰有没有把自己的腰扭断啊?你可是怀着我的儿 子呢!” “……”钱苏子无语的从门口走过来,一脸尴尬的看着里面的梅红玉,然后用手指着秦渊说道:“大家都已经聚集在会客厅等你了,你还在这里说闲话,何钦元已经两次要自杀了,你要不要趁机去地牢里面劝劝他啊 ,不就是阴谋败露了吗?跟有人要杀他一样!” “好的!” 秦渊看着一脸惆怅的钱苏子,微微一笑,上前抱住钱苏子的腰,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默默的说道:“放心吧,我喜欢的只有你一个!” “你觉得男人的话我会信吗?” 钱苏子的嘴角一撇,一脸淡漠的看着眼前的秦渊,然后张开自己的樱桃小嘴,对着秦渊的肩头狠狠的咬了下去,然后…… “呸!一嘴灰!”抱着钱苏子走了大概三十米远的距离,秦渊终于将在自己怀中乱晃的钱苏子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地上,虽然因为怀孕的缘故,钱苏子的精力总是只能持续一段时间,然后就需要休息,但是在这段精力充沛的 时间里,钱苏子的精力却非常的旺盛,几乎对于秦皇门中的所有事务都能够照顾的到,而差点被人们忘记在地牢当中的何钦元,唯一能够记住他的,就是亲眼识破了他那刁钻诡计的钱苏子! “今天自杀了几次?”进到阴暗潮湿而冰冷的地牢当中,秦渊的鼻子感觉受到了巨大的伤害,一股难闻的味道从四面的地牢当中发出,虽然秦渊已经让人将地牢当中能够上城墙保卫固原城的人都带了出去,但是还是有罪大恶极 需要严厉防范的对象呆在这里,除了放走了席耘正的牢卒孙大力之外,就是刚刚被扔进来的何钦元了! “三次!” 对着秦渊恭敬的回应着,刚刚成为牢头的狱卒摩亮荚握着手中的火把,在前面给秦渊带着路,四周的难闻气味多半来自于这些地牢中的旱厕,而旱厕在冬天却非常的难以清理,也让秦渊的鼻子饱受折磨。闪舞小说网..闪舞小说网.. “好吧,看来我们这位客人的求死真是够强烈的啊!” 秦渊耸耸肩,跟着摩亮荚来到了何钦元的牢门前面,钱苏子根本受不了这里面的味道,所以就在外面一个人等着。 “何大人,我们秦门主来看您了!”对着里面一身血污的何钦元喊了一声,摩亮荚用手中的火把将四周的灯台点燃,看着一身污垢,满脸怒容的何钦元被四根铁链悬挂在空中,秦渊的脸上露出了无语的笑容,看着自己这位算得上是位高权重 的客人说道:“何钦元,为什么要在里面寻死腻活啊?好好地活着不行吗?你想想你的父亲,你的结发妻子,那可都是在何家庄等着您呢,你这么死了的话,他们该多伤心啊?” “放屁!”对着秦渊吐了一口血污,舌头上的血管刚刚合拢的何钦元说话有些不清楚:“好男儿志在四方,活着就是为了建功立业,你这厮既然把我抓了,就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好处!我何钦元绝对不会让你们得逞 的!” “对不起,我们已经得逞了!”秦渊淡然的注视着悬在空中的何钦元,将一张写满协议文的白纸在手中挥舞了一番,然后对着何钦元说道:“我让人在你昏迷的时候将你的手心都采集好了,你的部下们已经答应今晚子时撤兵了,显然,他 们的意志力可没有你坚强哦!”说完,秦渊就转过身去,从监狱的通道中离开,身后传来何钦元一阵阵的怒吼声……



秦渊却忽然想起铁链男失忆的事情,他自己也是忘记了五岁之前的事情,那是因为他那时候被注射了血脉。

详情

猛烈撞击清纯仙子玉臀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