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无度的索取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06

疯狂无度的索取剧情介绍

。



 呼呼的北风从耳边刮过,梅红玉独自一人静静的走在满地积雪的山林当中,从固原北门出来之后,梅红玉骑着马到了一处隐蔽的山林中,将自己的马儿绑在树上,梅红玉决定走着前往何钦元所说的沙鬼门 何钦元部的营帐处,这个营帐在城西的山岭当中,很是隐蔽,距离固原城的距离也很远,梅红玉觉得,晚上一匹马从固原城的地方奔过来,肯定会被人怀疑的,所以就决定步行前往何钦元的营地。经过一段时间的潜行,梅红玉发现谷蕲麻军对于四周的警戒似乎很低,或许是不相信兵力稀缺的秦皇门敢出城劫营吧,这些营地的瞭望台上都只有一个人,外面的道路上更是没有一个暗哨,全部都躲在温 暖的营帐中,等着熬过这个冷意十足的夜晚。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之前确定好的地图,梅红玉对着不远处那座中等的军营比照了一下,确定这就是何钦元部队的营帐之后,梅红玉也没有犹豫,慢慢的靠近对方的营帐,对着门口冲出来拦住自己的卫兵 说道:“我有何钦元的手令,我要见何家的管家何金!” “你是谁啊?”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梅红玉,那卫兵的脸上写满了不信任的神色,知道和他说不上话,梅红玉一脸镇定的说道:“何钦元被我从城东抓到了固原城中,跟着他的骑兵都被我们秦皇门的人给宰了,现在他让 我过来见何金,商量将他放出来的事情!” “额……” 愕然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那卫兵缩了缩脑袋,对着营地外面看了看,招手说道:“跟我来吧!”说完,就带着梅红玉进入到了中心的大帐当中,此时的大帐中,聚集着何家军所有的头目,大家死气沉沉的呆在营帐中,虽然知道何钦元肯定被秦皇门的人给抓住了,但是到现在都没有进一步的消息,何钦元更是不知生死,这些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何家家丁们纷纷沉闷着呆在一起,不过众人已经隐隐以何家的管家何金为首,这件事情何老爷降罪下来,第一个被惩处的,肯定也是带队前来参加联军的何金 了! “报告!有个女人自称是秦皇门的使者,带来了堂主大人的亲笔书信!” 那卫兵到了门口,下了马,对着灯火通明的大帐当中点头说着,里面呆坐的众人身形一震,坐在上首的何金更是激动的站了起来,大叫一声:“终于来了!” 说完,何金就对着门外的卫兵叫到:“让她进来吧,注意警戒,不要让别人知道我们单独见到了固原城里面的人!” “是!”那卫兵低声答应着,站起身来,对着身边的梅红玉点点头,然后就带着何金的命令从朝着营帐外面把守的卫兵队走过去,走进大帐中的梅红玉对着眼前的何金等人行了礼,然后就昂首说道:“不知道这里现 在是谁管事啊?” “我!”将手中的旱烟扔在了地上,何金睁大自己的眼睛,打量着眼前容貌姿色都堪称一流的梅红玉,对着周围的同伴看了看,然后说道:“各个小队长都走吧,留下几个人当代表就行了,出去嘴上都得给我有个把 门的,这件事情可是关乎于我们堂主大人的生死,今天谁要是敢出去乱说,我何金第一个宰了他,他的家人自然也就成了奴隶了,懂了吗?” “是!属下明白!”站在外围的小队长们纷纷沉声答应,对着站起身来的何金行了礼,然后就从大帐当中鱼贯而出,原本塞的满满当当的大帐中,转瞬间只剩下了四个人,除了何金之外,剩下的三人也都是三个中年人,看脸 上的神色,也都是久经风霜的老江湖了,端坐在位置上,打量着站在中间的梅红玉,眼睛中都没有多余的神色出现。.. “说吧,我们堂主大人现在怎么样了?”何金看到外面驻守的士卒都自动离开了营帐边缘,便昂首对着眼前的梅红玉问道:“不管你是不是真的从固原城里面来的,先给我证明你是固原城中秦皇门的人,然后给我证明我们家堂主大人还没死,不然 的话,我何金什么都不会和你谈判的!” “果然是老江湖啊!” 梅红玉对着眼前的何金拱拱手,嘴角浮现出一丝微微的笑容,伸手将自己内扣当中的血书拿了出来,递给了眼前的何金:“自己看看吧,这是何堂主亲手所书的血书,你一看就明白了!” “我家堂主还有这份心性?竟然舍得咬开自己的手指头写血书?”坐在梅红玉左手边的一名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惊愕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目光很自然的对上了递到何金手中的血书,站在梅红玉面前的何金则是沉默不语,将手中的血书打开,默默的看着上面的文字,看到最后,看到了那个象征意义重大的标记之后,何金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疑惑的神情,对着眼前的梅红玉问道:“我家堂主的笔迹和标志都没问题,可是老夫还是很好奇,我们堂主在这里面说自己此次遭难 是因为沙鬼门门主穆洛柯干的好事,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儿啊,难道这其中还有隐情?” “啥?这真的是咱们堂主写的血书啊?” 那黝黑的中年汉子猛然间一惊,愕然的看着何金的脸,后者微微一斜眼,沉声说道:“崔护法,你还能怀疑老夫和这位女侠一起做戏假装你不成?” “额……不敢不敢……” 崔护法连忙摆摆手,带着一丝歉意看着眼前的何金说道:“俺这不就是好奇吗,既然真的是堂主大人写的东西,我就放心了,何管家您继续,我在这里呆着听着就行!” “知道就好!”冷哼了一声,确定了自家堂主确实还活着,何金的脸上写满了自信,原本耷拉着的脸色也重新恢复了光泽,两边的护法们也都乖乖的放下了挑战何金的打算,何钦元不死,何金就不用被惩处了,自己的上 位之路也就这么没了,所以他们都很机智的选择了继续唯何金马首是瞻的方略。“很简单,当时何堂主对我们说,今天打猎被俘的事情就是因为他听信了沙鬼门门主穆洛柯的一名手下的话,说黄河东岸的野味很多,所以才会从城西一路奔到城东,然后被我抓到的,之前穆洛柯将其派为前锋突袭固原城,差点死的那次也是因为穆洛柯夸大了秦皇门的损失,导致了他损兵折将此前的宴会中,穆洛柯的姘头陈凤欣忽然将假的布防图展示在了他面前,所以他才会记得错误的布防图的。所以 想明白了这一切,何堂主对于穆洛柯的态度自然是恨意丛生,所以打算召集你们在今夜悄悄从北门进入到固原城中,帮助我秦皇门,镇守固原城,如此而已!” 梅红玉将前因后果解释了一遍,眼前的何金默默点头,低吼道:“我就知道穆洛柯忽然请吃饭没有好事,果然如此!” “那我们就这样背叛了谷蕲麻和穆洛柯,加入到了秦皇门的一边了?这是不是太危险了?” 一边的崔护法愕然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脸上的表情并不轻松,自古都是从强凌弱,忽然转换阵营,对于崔护法来说,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不然呢?难道等着我们堂主大人死了吗?” 何金低吼一声,眼中射出两道精光,看着面前的梅红玉,微微一笑,摆手道:“女侠先坐吧,我还没有想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让我细细推敲一番如何?” “好的,诸位且请商议,任何问题我都可以回答的,从何钦元堂主被抓到出城之前,我都在何钦元堂主的身边,这封血书也是当时亲自看着何堂主写下来的!”梅红玉淡然一笑,施施然的坐在了一边的位置上,何金淡淡一笑,将旁边的三名护法叫到身边,让他们看了看眼前的血书,然后三人低声商议了一番,确定了血书的真伪,然后就由何金站起身来,对着梅红玉说道:“这血书的真假我们已经确定了,笔迹、言语风格都和我家何堂主无异,唯一让我们好奇的就是,我们此番进城是用什么身份进呢?是投降?合作?还是暂时在固原城中借住不参与两家战事呢? ” “进城之后,你们继续跟着何堂主,一切事物等着进城之后由何堂主和秦门主决定,我只是个来送信的!”梅红玉微微一笑,将问题直接踢给了城中的何钦元,何金闻言微微皱眉,低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何时进城呢?我部夹在沙鬼门营地和谷蕲麻军的中间,忽然撤营而走,定然会被追击询问,到时候 兄弟们折在这里也不好吧,不知道临来之前,秦门主和何堂主可曾商议出来什么对策没有啊?” “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不过我临出发的时候,秦门主的夫人钱郡主给了我一个锦囊,让我在需要的时候打开,不知道这个难题,钱郡主有没有给我答案!”梅红玉淡淡一笑,将自己口袋中的锦囊拿出来,然后微笑着打开手中的锦囊,拿出里面折好的字条,打开一看,顿时梅红玉的脸色一变,紧接着就把手中的纸条重新折了起来,面前的何金看到梅红玉这个 表情,顿时有些惊讶的问道:“女侠?怎么了?” “没……没什么,钱郡主的计划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梅红玉连忙摇头,紧接着眼珠子咕噜噜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对着何金说道:“钱郡主说了,她们得到情报,今晚谷蕲麻军可能会夜袭固原西城门,我们佯装跟进,然后转到北门处, 衣帽反穿,然后由我带领过去,这样就可以安全进城了!” “是吗?”何金愕然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不等他多说什么,外面的卫士忽然走到营帐前面,单膝跪地,低着头,对着里面的何金说道:“禀告总管大人,穆洛柯门主派人传来消息,让我们全军准备好夜袭的准备,他 要亲自带着人夜袭固原城,救出我家堂主!” “知道了!”对着梅红玉点点头,何金的眼中写满了惊异,声音传来,外面的卫士便走了下去,留下何金和三个护法一脸憧憬的看着梅红玉:“秦皇门中有能人啊,此战未必会是秦皇门输!”

…

“当然不行,你不是想当我的小白脸么,现在是考核期,如果伺候我舒服了,说不定很快就能让你转正,快一点,人家的手好酸。”叶云曼笑嘻嘻说道,全然不像似一个快要三十岁的女人,俨然就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女在自己男朋友面前撒娇。



 深沉的夜色伴随着清晨的露珠缓缓的褪去,东方的阳光在阴云的遮挡下并没有在大地上洒下阳光,冻结起来的露珠伏在地面,形成了一层薄薄的霜,让行走在上面的人感觉脚面分外的软滑。.. “会长,现在应该已经没事了!”扶着身体虚弱如纸的贺兰荣乐走在前往南山别墅的路上,龙萍儿的脸色如同这天上的阴云一般,怎么也消散不了脸上的阴沉,一边的东冽儿和西翎儿走在两人的前后,注视着四周无人的旷野,手中的长剑 不是的敲打着路边的树杈,随时提防着四周可能出现的情况。 “嗯嗯,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大家都走了一晚上了,都累了!”贺兰荣乐无力的点点头,看着身边剩下的三个女人,脸上闪出一抹凄惨,原本在固原城中有二百多名部属,五六百名家眷的自己,如今身边竟然只剩下了这三个女人,其他的同伴都在溃散的过程中各自奔 逃,如今一个人影也见不到了! “好的!” 对着贺兰荣乐点点头,龙萍儿抬眼向前望去,很快找到了一堆草垛,指着前面说道:“走,咱们去那里休息!”说完,就带着贺兰荣乐向前走去,前面的东冽儿向前一路快跑,马上就要到草垛前面的时候,从草垛中忽然闪出了一个人影,手持一柄大刀,浑身穿的破破烂烂的,脸上也沾满了冰霜和鲜血,看样子是刚 刚经过一场恶战的幸存者! “迟杉督?”东冽儿惊讶的看着眼前出现的大汉,脸上警觉的目光顿时化作一江春水,满眼的暖意出现在她的脸上,后者微微一愣,将手中已经举起的大刀放在手边,看着眼前衣着还算光鲜的东冽儿叫到:“东冽儿姑娘 ?你怎么在这里?会长大人他人呢?” “在后面……” 东冽儿无奈的叹口气,转身指着身后正在艰难前进的同伴,后者愕然一声,看着只剩下三人陪在身边的贺兰荣乐,脸上的表情要多惊讶有多惊讶! “会长!” 迟疑了一会儿,迟杉督还是冲到贺兰荣乐的面前,用手撑着刀把,单膝跪在地上,一脸凄苦的看着贺兰荣乐哀嚎道:“小人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会长大人您了呢!” “啊,是迟杉督啊,你怎么在这里?”贺兰荣乐微微一愣,勉强打起精神,在脸上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摆手安慰着眼前的迟杉督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放心好了,我贺兰会在河套大地经营三十多年,人望还是有的,我们只要到了南 山别墅,就能够纠集部下,东山再起的!”说着自己都不大相信的话,贺兰荣乐在迟杉督的搀扶下到了草垛上休息,此时的迟杉督才猛然间想起来了什么,对着四周的坡地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口中呼号到:“兄弟们,别躲了,是会长,是贺兰会长大 人啊!” “哇!”听到迟杉督的叫喊声,十几名衣衫不整的黄府禁卫军终于从四周的坡地窜了出来,手中拿着各式各样额武器,其中一名瘦削的男子竟然用一根削尖的木棒当做武器,和众人一起走到贺兰荣乐的面前,跪在 地上,口中呼号着“会长大人”。闪舞小说网.. “各位勇士请起!”贺兰荣乐的眼中闪烁着泪花,强撑着身体站起来,对着眼前跪倒在地的众人说道:“大家放心,虽然此次遭遇挫折,但是我贺兰荣乐活着的一天,就会带着大家东山再起,积蓄力量,重新拿回属于我们的东 西,大家放心好了,南山别墅的祖秉慧和我贺兰荣乐的关系还算不错,肯定会给我们提供帮助的,我保证不会让你们受苦的!” “是!”众人稀稀拉拉的回应着,显然都不大相信贺兰荣乐的能力,而一边的龙萍儿也没有像之前一样出口呵斥,这次的固原城之乱当中,龙萍儿的部下损失最为严重,因为没有了老大的存在,多是各自为战,结 果还不如迟杉督,从里面勉强带出来了点部属,龙萍儿的部属除了被杀和投降之外,剩下的躲在乱军当中失散,至今没有遇到一个活人。 “那我们就上路吧!”感觉自己的体力稍微恢复了一点,贺兰荣乐轻轻的擦擦自己的额头,对着大家勉强笑笑,其他人看到迟杉督依然如此拥护贺兰荣乐,也都乖乖的答应,牵过来一匹有些瘸腿的马给贺兰荣乐坐着,然后众人一路西行,不断的在路上收拢残部,到南山别墅的时候,贺兰荣乐的身边竟然聚集了四十多人,而且不乏武器精良,训练有素者,不过刚刚经过大战,众人身上多少都带些伤,衣衫也十分的褴褛,如同一 只逃荒的流民部队一般。 勉强上前敲开了南山别墅的大门,贺兰荣乐拖着虚弱的身体,低三下四的对着前来开门的一名黄府禁卫军的士卒行礼道:“小人贺兰荣乐,带领残兵败将前来投奔祖公子,不知祖公子可在此处?” “没有!” 那黄府禁卫军耳朵士卒冷冷的看了一眼眼前如同流浪汉一般的部队,昂着脑袋斜视着眼前的贺兰荣乐道:“我家公子前天晚上就出门去了,现在还没回来,你说你是贺兰荣乐,有何凭据啊?” “有!” 贺兰荣乐勉强答应,将自己背上的血凤剑拿到眼前,对着这名黄府禁卫军的士卒解释道:“这把血凤剑就是我们贺兰家族祖传的宝剑,也是南亭侯的信物,阁下可以验看一二!” “拿来吧!”一把将贺兰荣乐手中的血凤剑抢过来,这名黄府禁卫军额士卒根本不在乎眼前众人脸上的不忿,一把将还沾着鲜血的血凤剑拿到手中,一把拔出血凤剑,然后看着通体晶红的血凤剑,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惊 愕的神色:“果然是一把好剑啊!肯定是上古的名器,至少也是个名器级别的宝物了,厉害厉害!” “是啊,这血凤剑可是埋藏在深山古墓当中的名剑,传说是上古蛟龙用过的名器,传到我们这里,也已经有三万年的历史了!”贺兰荣乐乖乖点头,如数家珍一般的将这把血凤剑的来头说了出来,后者微微一愣,看着眼前落魄而虚弱的贺兰荣乐,猛然间将长剑放入剑鞘当中,紧接着就把腰间的一把普通的当世精钢剑扔到了贺兰荣 乐的面前,大模大样的说道:“既然是这等宝物,在你手中那真是坏了风水了,不如拿我这把精钢剑换你的这把血凤剑如何?” “放肆!”早就忍无可忍的迟杉督向前一步,站在贺兰荣乐的面前,对着眼前骄横跋扈的黄府禁卫军的士卒大吼道:“这把剑可是我们贺兰会长祖传的利刃,哪能是你这种提鞋的狗东西能够用得上的,快点讲这把宝剑 还回来,不然的话,等你家公子回来了,先斩了你的狗头!” “呦呵,这不是出门奔前程的迟大人吗?怎么?不认识在下了?”这名黄府禁卫军的士卒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迟杉督,嘴角微微撇着,一脸讥讽的说道:“不是说在青龙谷扬名立万了吗?怎么?今天饶了一大圈又绕回来了,当日可是我们黄府禁卫军的佐目大人啊,如今怎么 也混成了这个德行啊?看来还是遇人不淑啊!” “你这厮!”怒气冲冲的看着眼前的黄府禁卫军士卒,迟杉督拔出手中的大刀就要和对面的混蛋来上一战,就在此时,哒哒的马蹄声猛然间从众人的身后响起,贺兰荣乐等人还没有来得及看,就听到这名士卒兴高采烈 的舞动着手中的血凤剑,挤开眼前的贺兰会众人,风一样的冲到那匹骏马的前面,如同哈巴狗一样的跪倒在地上,对着马背上一脸默然的祖秉慧高声叫到:“属下尤馄旦拜见公子,公子吉祥!” “起来吧!这是怎么回事?”祖秉慧默然的看着眼前的尤馄旦,对着眼前围拢在南山别墅门前的众人看去,马前的尤馄旦微微一笑,对着祖秉慧禀告道:“回禀祖公子,这群人自称是贺兰会的残兵败将,那领头的快要死了的家伙自称是贺兰荣乐,还拿出了这把宝剑说是自己的信物,小人想要用家传的精钢剑和他换换,这些吝啬鬼都不同意,还一个劲儿的对着属下嚷嚷,属下心烦意乱,就对着他们呵斥了几声,结果他们竟然要和我动手 呢!” “贺兰会长?”祖秉慧看都没有看眼前的尤馄旦一样,远远的看着站在门口的年轻男子,脸上的神色不禁有些愕然,虽然贺兰荣乐的智商经常掉线,但是在祖秉慧的印象当中,那也是风流倜傥的人物呢,如今猛然间一见 ,看到他这般落魄模样,祖秉慧甚至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了呢! “正是在下!”知道人在屋檐下的道理,贺兰荣乐不管刚才受了多少气,都只能乖乖的对着坐在马上的祖秉慧行礼,后者闻言一愣,慌忙从马上跳下来,冲到贺兰荣乐的面前,一脸惊愕的说道:“还真是贺兰会长啊,您怎 么伤成了这个样子啊?快来人啊,给贺兰会长最好的住处,这他娘的是谁在接待!”说完,祖秉慧猛然间看到了尤馄旦手中握着的血凤剑,顿时怒上心头,从腰间拔出自己的紫光胧月剑,风一样的冲到尤馄旦的面前,不等后者张嘴惊叫,一剑斩下,顿时将尤馄旦的人头砍了下来,然后从 他的尸体上将血凤剑拿起来,看了一眼,转身走到贺兰荣乐的面前,一脸悲痛的说道:“祖秉慧治下不严,竟然让贺兰会长遭此羞辱,实在是愧不敢当,今日枭首为贺兰会长解气!” “不过是一名不知深浅的侍从,祖秉慧诓越了!”贺兰荣乐一脸感激的看着祖秉慧,伸手将自己的血凤剑拿在手中,看和周围属下们的眼神,知道祖秉慧已经用最廉价的方式将自己的下属拉拢了过来,便诚恳的说道:“如今血战来归,败军之将,还请祖公 子能够收留几日!” “贺兰会长放心,从今天开始,这南山别墅只要有我祖秉慧在的一天,就能够让贺兰会长安心的呆在这里,东山再起,指日可待!”祖秉慧一脸豪情壮志的说着,紧接着就让人给外面四十多名贺兰会的部众收拾房间,一番作为很是让人感动,而贺兰荣乐也别无选择,只能暂时呆在这处重要性与日俱减的小别墅群当中了……此时已经超过了两分钟,那些人还在混乱,只要智商高于0的人,都能看出来有问题。

秦渊摇了摇头说道:“我想你还没听明白我的意思,我不是要租房,而是要买房。”





说着,便率先冲了起来,两个人一左一右,全部都绕过了山顶正前方光秃秃的坡地,而是选择钻进旁边靠近山崖的灌木丛中,一路猫着腰,走着之字形的路线,带着身后的同伴,把二战后期漂亮的散兵线战法倒是运用的极为得当!

“我林某人的脖子就在这里,各位如果觉得我林琥文是乱臣贼子的话,就请动手吧,我愿意死在贺兰老会长的面前,我的血是红的,我的心是贺兰会的,我这一辈子就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将自己的命送给了贺兰老会长,大家谁觉得我做的不对的,只要轻轻一刀,此事我林琥文一人承担,与你们无关,动手吧!”







详情

宝贝我弄得你舒服吗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