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草在9线观看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06

青青草在9线观看剧情介绍

所以这些士兵今天好像打了鸡血一样,守门的紧紧盯着前方,而那些训练的则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呼呼的北风从耳边刮过,梅红玉独自一人静静的走在满地积雪的山林当中,从固原北门出来之后,梅红玉骑着马到了一处隐蔽的山林中,将自己的马儿绑在树上,梅红玉决定走着前往何钦元所说的沙鬼门 何钦元部的营帐处,这个营帐在城西的山岭当中,很是隐蔽,距离固原城的距离也很远,梅红玉觉得,晚上一匹马从固原城的地方奔过来,肯定会被人怀疑的,所以就决定步行前往何钦元的营地。经过一段时间的潜行,梅红玉发现谷蕲麻军对于四周的警戒似乎很低,或许是不相信兵力稀缺的秦皇门敢出城劫营吧,这些营地的瞭望台上都只有一个人,外面的道路上更是没有一个暗哨,全部都躲在温 暖的营帐中,等着熬过这个冷意十足的夜晚。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之前确定好的地图,梅红玉对着不远处那座中等的军营比照了一下,确定这就是何钦元部队的营帐之后,梅红玉也没有犹豫,慢慢的靠近对方的营帐,对着门口冲出来拦住自己的卫兵 说道:“我有何钦元的手令,我要见何家的管家何金!” “你是谁啊?”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梅红玉,那卫兵的脸上写满了不信任的神色,知道和他说不上话,梅红玉一脸镇定的说道:“何钦元被我从城东抓到了固原城中,跟着他的骑兵都被我们秦皇门的人给宰了,现在他让 我过来见何金,商量将他放出来的事情!” “额……” 愕然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那卫兵缩了缩脑袋,对着营地外面看了看,招手说道:“跟我来吧!”说完,就带着梅红玉进入到了中心的大帐当中,此时的大帐中,聚集着何家军所有的头目,大家死气沉沉的呆在营帐中,虽然知道何钦元肯定被秦皇门的人给抓住了,但是到现在都没有进一步的消息,何钦元更是不知生死,这些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何家家丁们纷纷沉闷着呆在一起,不过众人已经隐隐以何家的管家何金为首,这件事情何老爷降罪下来,第一个被惩处的,肯定也是带队前来参加联军的何金 了! “报告!有个女人自称是秦皇门的使者,带来了堂主大人的亲笔书信!” 那卫兵到了门口,下了马,对着灯火通明的大帐当中点头说着,里面呆坐的众人身形一震,坐在上首的何金更是激动的站了起来,大叫一声:“终于来了!” 说完,何金就对着门外的卫兵叫到:“让她进来吧,注意警戒,不要让别人知道我们单独见到了固原城里面的人!” “是!”那卫兵低声答应着,站起身来,对着身边的梅红玉点点头,然后就带着何金的命令从朝着营帐外面把守的卫兵队走过去,走进大帐中的梅红玉对着眼前的何金等人行了礼,然后就昂首说道:“不知道这里现 在是谁管事啊?” “我!”将手中的旱烟扔在了地上,何金睁大自己的眼睛,打量着眼前容貌姿色都堪称一流的梅红玉,对着周围的同伴看了看,然后说道:“各个小队长都走吧,留下几个人当代表就行了,出去嘴上都得给我有个把 门的,这件事情可是关乎于我们堂主大人的生死,今天谁要是敢出去乱说,我何金第一个宰了他,他的家人自然也就成了奴隶了,懂了吗?” “是!属下明白!”站在外围的小队长们纷纷沉声答应,对着站起身来的何金行了礼,然后就从大帐当中鱼贯而出,原本塞的满满当当的大帐中,转瞬间只剩下了四个人,除了何金之外,剩下的三人也都是三个中年人,看脸 上的神色,也都是久经风霜的老江湖了,端坐在位置上,打量着站在中间的梅红玉,眼睛中都没有多余的神色出现。.. “说吧,我们堂主大人现在怎么样了?”何金看到外面驻守的士卒都自动离开了营帐边缘,便昂首对着眼前的梅红玉问道:“不管你是不是真的从固原城里面来的,先给我证明你是固原城中秦皇门的人,然后给我证明我们家堂主大人还没死,不然 的话,我何金什么都不会和你谈判的!” “果然是老江湖啊!” 梅红玉对着眼前的何金拱拱手,嘴角浮现出一丝微微的笑容,伸手将自己内扣当中的血书拿了出来,递给了眼前的何金:“自己看看吧,这是何堂主亲手所书的血书,你一看就明白了!” “我家堂主还有这份心性?竟然舍得咬开自己的手指头写血书?”坐在梅红玉左手边的一名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惊愕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目光很自然的对上了递到何金手中的血书,站在梅红玉面前的何金则是沉默不语,将手中的血书打开,默默的看着上面的文字,看到最后,看到了那个象征意义重大的标记之后,何金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疑惑的神情,对着眼前的梅红玉问道:“我家堂主的笔迹和标志都没问题,可是老夫还是很好奇,我们堂主在这里面说自己此次遭难 是因为沙鬼门门主穆洛柯干的好事,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儿啊,难道这其中还有隐情?” “啥?这真的是咱们堂主写的血书啊?” 那黝黑的中年汉子猛然间一惊,愕然的看着何金的脸,后者微微一斜眼,沉声说道:“崔护法,你还能怀疑老夫和这位女侠一起做戏假装你不成?” “额……不敢不敢……” 崔护法连忙摆摆手,带着一丝歉意看着眼前的何金说道:“俺这不就是好奇吗,既然真的是堂主大人写的东西,我就放心了,何管家您继续,我在这里呆着听着就行!” “知道就好!”冷哼了一声,确定了自家堂主确实还活着,何金的脸上写满了自信,原本耷拉着的脸色也重新恢复了光泽,两边的护法们也都乖乖的放下了挑战何金的打算,何钦元不死,何金就不用被惩处了,自己的上 位之路也就这么没了,所以他们都很机智的选择了继续唯何金马首是瞻的方略。“很简单,当时何堂主对我们说,今天打猎被俘的事情就是因为他听信了沙鬼门门主穆洛柯的一名手下的话,说黄河东岸的野味很多,所以才会从城西一路奔到城东,然后被我抓到的,之前穆洛柯将其派为前锋突袭固原城,差点死的那次也是因为穆洛柯夸大了秦皇门的损失,导致了他损兵折将此前的宴会中,穆洛柯的姘头陈凤欣忽然将假的布防图展示在了他面前,所以他才会记得错误的布防图的。所以 想明白了这一切,何堂主对于穆洛柯的态度自然是恨意丛生,所以打算召集你们在今夜悄悄从北门进入到固原城中,帮助我秦皇门,镇守固原城,如此而已!” 梅红玉将前因后果解释了一遍,眼前的何金默默点头,低吼道:“我就知道穆洛柯忽然请吃饭没有好事,果然如此!” “那我们就这样背叛了谷蕲麻和穆洛柯,加入到了秦皇门的一边了?这是不是太危险了?” 一边的崔护法愕然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脸上的表情并不轻松,自古都是从强凌弱,忽然转换阵营,对于崔护法来说,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不然呢?难道等着我们堂主大人死了吗?” 何金低吼一声,眼中射出两道精光,看着面前的梅红玉,微微一笑,摆手道:“女侠先坐吧,我还没有想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让我细细推敲一番如何?” “好的,诸位且请商议,任何问题我都可以回答的,从何钦元堂主被抓到出城之前,我都在何钦元堂主的身边,这封血书也是当时亲自看着何堂主写下来的!”梅红玉淡然一笑,施施然的坐在了一边的位置上,何金淡淡一笑,将旁边的三名护法叫到身边,让他们看了看眼前的血书,然后三人低声商议了一番,确定了血书的真伪,然后就由何金站起身来,对着梅红玉说道:“这血书的真假我们已经确定了,笔迹、言语风格都和我家何堂主无异,唯一让我们好奇的就是,我们此番进城是用什么身份进呢?是投降?合作?还是暂时在固原城中借住不参与两家战事呢? ” “进城之后,你们继续跟着何堂主,一切事物等着进城之后由何堂主和秦门主决定,我只是个来送信的!”梅红玉微微一笑,将问题直接踢给了城中的何钦元,何金闻言微微皱眉,低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何时进城呢?我部夹在沙鬼门营地和谷蕲麻军的中间,忽然撤营而走,定然会被追击询问,到时候 兄弟们折在这里也不好吧,不知道临来之前,秦门主和何堂主可曾商议出来什么对策没有啊?” “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不过我临出发的时候,秦门主的夫人钱郡主给了我一个锦囊,让我在需要的时候打开,不知道这个难题,钱郡主有没有给我答案!”梅红玉淡淡一笑,将自己口袋中的锦囊拿出来,然后微笑着打开手中的锦囊,拿出里面折好的字条,打开一看,顿时梅红玉的脸色一变,紧接着就把手中的纸条重新折了起来,面前的何金看到梅红玉这个 表情,顿时有些惊讶的问道:“女侠?怎么了?” “没……没什么,钱郡主的计划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梅红玉连忙摇头,紧接着眼珠子咕噜噜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对着何金说道:“钱郡主说了,她们得到情报,今晚谷蕲麻军可能会夜袭固原西城门,我们佯装跟进,然后转到北门处, 衣帽反穿,然后由我带领过去,这样就可以安全进城了!” “是吗?”何金愕然的看着眼前的梅红玉,不等他多说什么,外面的卫士忽然走到营帐前面,单膝跪地,低着头,对着里面的何金说道:“禀告总管大人,穆洛柯门主派人传来消息,让我们全军准备好夜袭的准备,他 要亲自带着人夜袭固原城,救出我家堂主!” “知道了!”对着梅红玉点点头,何金的眼中写满了惊异,声音传来,外面的卫士便走了下去,留下何金和三个护法一脸憧憬的看着梅红玉:“秦皇门中有能人啊,此战未必会是秦皇门输!”

秦渊说的是实话,除开王勇不说,单就那个司机阿忠,他的身手就足以保护鲁雪晴,以秦渊的估计,阿忠至少是练出暗劲的武者,那可是比练出明劲的王勇强了不知多少倍的武者。

“这个东西叫做鸡血和环,是朝廷为了整肃古武者扰乱平民生活而颁发给特定人的信物,有了它,此人所在的地区内,所有古武者之间的争斗都只能发生在午夜三个小时之内,而且不能调动大规模的帮众,更不能拉来朝廷的势力介入,一旦发现,古武世家将联合起来,将其剿灭!”…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去?” 宋威简惊讶的看着面前的贺兰荣乐,后者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坚定异常的摆手说道:“对,不去,告诉秦门主,有事情的话欢迎到青龙谷来商量,我贺兰荣乐好酒好菜备好,等着秦门主过来商讨大事,但是现在我青龙谷中也是事务繁忙,大部队前往定远城中,这两天也来了不少黄府禁卫军的人马,所以为了避免给秦门主造成不必要的误会,我觉得还是带在青龙谷当中比较妥当,毕竟如今这个场面,我要是不在这里坐镇的话,那些黄府禁卫军的兄弟们闹起来的话,恐怕后果不看设想啊!” “兄弟?” 宋威简惊叫一声,猛然间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咽了口水说道:“贺兰会长您可要想明白了,这些人怎么会是您的兄弟呢?我们秦皇门几天前还在和i您联手抗击这些人的进攻,如今您就打算和他们称兄道弟了?那我们两家的盟约算是什么呢?” “临时文件!” 贺兰荣乐颇为鄙夷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宋威简,嘴上不无得意的说道:“你回去从秦门主的手中拿出那张盟约看看,当时我们两家共同抗击的敌人可是黄府禁卫军,如今他们的领头人祖崇涯已经死在了秦门主的剑下,祖秉慧也呆在南山别墅等着黄世子的惩罚,我这个人就是好心,收留了这些无家可归的黄府禁卫军的兄弟们,这样做可不违背盟约啊,如果他们当时愿意投降秦门主的话,我相信秦门主肯定会很开心的吧!” “开不开心不知道,总之,养虎为患这个道理,我宋威简还是懂的的!” 无语的看着眼前洋洋得意的贺兰荣乐,宋威简真的觉得自己这一趟简直是要完蛋了,不但任务达不成,估计还要把更大的坏消息告诉给在固原城中苦苦等待的秦门主呢! “是不是养虎为患,我贺兰荣乐自有分寸,不用你这个小东西来教训我!” 听了宋威简的话,贺兰荣乐顿时感觉自己被冒犯了,气呼呼的指着宋威简的鼻子,正要怒骂的时候,忽然看到宋威简的脸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再看看贺兰荣乐的样子,宋威简忽然拱手对着贺兰荣乐说道:“会长大人,您刚才是不是说您的主力都去了定远城?” “额……对啊……那里也很重要的!” 贺兰荣乐傻傻的看着眼前忽然脸色一变的宋威简,正好奇的时候,后者忽然低声问道:“那,领头的是不是孙威平兄弟啊?” “没……” 贺兰荣乐正要顺口答应,忽然看到眼前的宋威简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虽然稍纵即逝,但是贺兰荣乐还是看的真切! “没有!” 贺兰荣乐忽然想到了什么,坚定的对着宋威简摇头道:“孙威平……兄弟,你刚才叫孙威平什么?” “没,没什么……我们之前一起共过事,都给秦门主看过门,所以叫一声兄弟,也没啥吧?” 宋威简的脸上露出一股难堪的表情,看着眼前愕然的贺兰荣乐,也不管他想不想要去固原城参加和秦门主的会谈了,直接起身说道:“既然贺兰会长的心意已定,那小的就告辞了,告辞!” 说完,宋威简就打算离开贺兰荣乐的堂屋,后者微微一愣,直接对着身边的南宫儿吼道:“拿下!” “是!” 南宫儿娇喝一声,冲到门前,将宋威简的去路拦住,似乎是感觉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被自己泄露了出去,宋威简转过身来,一脸无奈的对着贺兰荣乐摆手道:“贺兰会长啊,您不打算去固原城的话,也让我回去复命啊,您这是打算干什么啊?” “干什么?你心里清楚!” 贺兰荣乐怒不可遏的从位置上站起来,走到宋威简的面前,怒气冲冲的叫到:“你告诉我,孙威平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多少?” “什……什么事情,我就是和他之前在城主府当过守卫而已,之后就没怎么见过了,我不过叫了他一声兄弟,贺兰会长,你不会在怀疑他和我们主母大人单线联系吧?这绝不可能,你知道吧,孙威平兄弟的爷爷去世之后,他就颓废了很久,要不是我们主母大人去劝……” 宋威简正要说着,猛然间捂住自己的口鼻,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贺兰荣乐,后者的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本涨红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进而有些发紫,然后不等宋威简说什么,气急败坏的贺兰荣乐忽然张口一口鲜血喷出,颓然的倒在地上,口中喃喃说道:“这天下我还能相信谁?” “我的演技是不是太好了点?” 惊讶的看着面前出气长进气短的贺兰荣乐,宋威简一脸茫然的思索道,眼前的南宫儿赶紧将地上的贺兰荣乐扶起,然后回身一脸悲痛的看着宋威简说道:“宋公子,你看我家会长已经是这个样子的,您就先离开了,固原城恐怕是去不了了!” “好好好!” 知道自己确实给贺兰荣乐气得不轻,宋威简也没有推辞,赶忙出门骑上马,从青龙谷当中一路飞奔而出,到固原城去给秦渊报信去了,与此同时,贺兰荣乐的脸上也充满了哀伤,看着抚摸着自己脑袋的南宫儿,一行清泪从眼角流出,整个人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一样,瘫软在地上,几乎和中风没有什么两样了! “会长,那只是宋威简的一面之言,未必不是出门前秦渊说出来比您就范的,您可要放宽心啊!” 南宫儿的眼角也挂着两滴泪水,满脸痛苦的看着眼前的贺兰荣乐,努力将他从地上拖到凳子上,正准备招呼人进来将贺兰荣乐送到床上的时候,浑身发紫的贺兰荣乐猛然间撑着自己的身躯站起来,晃晃悠悠的对着南宫儿说道:“别,别去叫人,我身上的伤病我清楚,调养一下就好了,这个时候断然不能让人知道我的病情,不然的话,裴夫人是压不住青龙谷中的黄府禁卫军的!” “好!” 南宫儿一脸哀伤的看着贺兰荣乐,低声答应,正要扶着可怜巴巴的贺兰荣乐回到房中休息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声禀告:“在下迟杉督,有要事前来禀告会长大人,不知道能进去吗?” “让他进来!” 贺兰荣乐无奈的看着身边的南宫儿,伸手将自己嘴角的鲜血,擦干净,然后看了看洒在红地毯上的红色鲜血,不以为意的说道:“没事的,这点小状况我还是能够应付的过去的!” “嗯嗯!” 对着贺兰荣乐点点头,南宫儿伸手拍拍贺兰荣乐的脸颊,让他脸部的淤血稍微放松一点,然后就扯开自己的衣衫,将自己的头发打乱,匆匆忙忙的答应一声,到门口捂着自己的衣服,给门外的迟杉督打开门! “额……”看着南宫儿衣衫不整的样子,迟杉督的脸色顿时有些变了,惊讶的看着端坐在椅子上的贺兰荣乐,对着脸上微红的南宫儿低声说了声抱歉,然后进到屋里就准备给贺兰荣乐单膝行礼,贺兰荣乐慌忙挥手,对着迟杉督说道:“迟大人不用如此,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还不要紧!” “额,这个时候打扰会长大人的雅兴,真是抱歉!” 默默的站起身来,迟杉督的脸上也是一阵发烧,对着眼前的贺兰荣乐说道:“刚才我们一位兄弟从您的门前路过,听说您接见了秦皇门派来的使臣,不知道他现在身处何地啊?” “已经被我打发走了!” 贺兰荣乐的脸上写满了不愉快,不爽的哼咛着说道:“那厮太过狂妄,竟然说我收留你们是养虎为患,我当时就一肚子火,直接让南宫儿将他赶走了事!” “啊,那……那就没事了!” 看着贺兰荣乐不爽的样子,迟杉督嘴角露出一丝讪笑,慌忙点头答应,然后就匆匆离开了贺兰荣乐的房间。...... 看到迟杉督主动离开,贺兰荣乐的脸色终于垮了下来,让南宫儿撑着自己的身体进到房间里面休息,南宫儿紧接着就让人将地上有鲜血的地毯换掉了,整个青龙谷也开始下起了漫天的大雪,似乎就故意不让贺兰荣乐的病情好转! 披着一身的血花回到了大家议事的地方,举得自己打扰了贺兰荣乐和南宫儿的好事,迟杉督一脸怨怒的走到了放着火盆的房间中,对着眼前一众老兄弟说道:“都是你们,让我去面见贺兰会长,结果呢?竟然打扰了人家的好事,你们啊!” 说着,迟杉督就坐在了火盆旁边,伸手取暖,也是到这个时候,迟杉督才发现,身边的兄弟们都看着自己不吭声,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你们这样看着我干嘛?难道我身上有鬼变成?” 迟杉督怒不可遏的哼哼着,身边的老兄弟们忽然伸手指着迟杉督的裤腿说道:“迟大哥,你这身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血?” 迟杉督微微一愣,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众人,低头一看,只看到自己穿着的白色裤子上,确实出现了血迹,而且还是星星点点的一大片,自己刚才只是跪倒在了贺兰荣乐房间的地毯上,起来的时候也没有感觉异常,回来之后,才发现了这一点! “对啊,这血迹是怎么回事?老迟?” 一个辈分不小的头目好奇的看着迟杉督,后者愣了愣,然后拧着眉头说道:“难道……难道南宫儿姑娘是处女不成?” “啥意思?” 周围的众人好奇的看着迟杉督,眼神中都写满了疑惑,迟杉督这才缓缓说道:“我进去的时候,南宫儿姑娘是裹着衣裳给我开门的,虽然贺兰会长端坐在座位上,但是却没有站起来,当时我就是对着地毯跪了一下,然后问明贺兰会长已经将秦皇门派来额使者打发走了之后,我就回来了,当时真没发现这血迹呢……难道说,南宫儿姑娘和贺兰会长这是第一次?” “那也不能在地上做啊,太不检点了……” 一名年轻的头目酸酸的说道,眼中却充满了羡慕,似乎正在脑补当时的画面。 就在众人的表情松懈下来的时候,一个翻山越岭而来的黄府禁卫军,却把一个惊天的消息送到了众人的面前…… (本章完)其实来来回回也就是关于山上草药的事情。



“大家对着机关还算满意吗?我们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各位,这只是最简单的机关术,还有更多强悍的存在!”墨家弟子微笑着说道。司机是个四十多的中年大叔,女儿跟安然差不多大年纪,此时仿佛是自家闺女被新郎放鸽子一样,急的不行,恨不得亲自下去把新郎揪出来。

“都是这种天蓝色的?”

秦渊的身体不敢再乱动,双脚撑在床上,伸手紧紧地把这个刚把她最珍贵的东西交给自己的女人,俯身吻向她的泪痕,一吻无言。白伊莲脸色顿时通红,连忙摇头:“不不不,我是想跟你说说话……

黑龙被几人的眼神吓了一跳,慌乱的后退两步,确认他们没有打算解决掉自己,这才松口气。

刺啦……





秦渊开车直奔唐轩说的地方,一个旅行者俱乐部。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话当真?” 看着梅红玉一脸真诚的样子,秦渊默默的点点头,光听刚才的话,秦渊觉得梅红玉一定是在讽刺自己,竟然如此对待前来投奔自己的人马,虽然人不多,但是至少说明,在梅红玉的心中,自己确实是值得千里来投的明主! “当真!” 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秦渊,梅红玉异常郑重的点点头,秦渊微微一笑,让身边的宋威简将梅红玉手上的镣铐解开,然后一脸恳切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亲自去给老先生赔罪,竟然让老先生一来就受到了牢狱之灾,真是万分抱歉!” 说完,秦渊就真的带着,梅红玉和宋威简离开了蔺修观的病房,前往地牢当中,亲自打开牢门,对着在里面蹲坐着的梅老先生和剩下的七八个孩子诚恳的道歉道:“诸位,实在是对不住了,我们因为一场误会,而让各位千里来投的壮士受到了牢狱之灾,我这个当门主的,真是对不住大家啊!” “您就是秦门主啊?” 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刚才已经面如死灰的梅老先生顿时惊叫一声,慌忙站起身来,扶着秦渊的双手说道:“秦门主果然高义,我女儿没有看错人啊,秦门主不但治军严整,而且还礼贤下士,如此明主,就算是没有朝廷的承认,也一定会在这乱世当中成就一番事业的,秦门主,受老夫一拜!” 说着,一路上都念念不忘自己被亲女儿亲手烧掉的梅花庄的梅老先生还真的对着秦渊鞠了一躬,秦渊慌忙扶起老人家,口中说着不敢当,然后就带着梅红玉的一群娃娃,进入到了自己的城主府当中,仿佛已经忘记了宋贡鸣的身上还有细作的嫌疑一般! 进到了城主府当中,秦渊招呼正在统计粮草供应的钱苏子过来,将梅红玉这千里来投的义举解释了一番,知道这件事情对于秦渊的鼓舞有多大,钱苏子也不吝啬自己的夸奖,对着梅红玉还有这一行人狠狠的夸奖了一番,顺手还认了梅红玉当自己的干妹妹,两个人当场对天地赌誓,让在场的众人纷纷感到惊讶,往常时间,钱苏子虽然对大家也是一贯良好,但是对一个陌生人如此热情,却还是头一遭呢! 正在众人恳谈热络的时候,正在外面南城外值守的卢牟坤竟然独自一人冲到了城主府前,也不让门口的士卒通报,自己一路飞奔到秦渊的门前,还没有看清大堂当中的状况,卢牟坤直接对着里面的秦渊喊道:“门主大人,不好了!涧山宗的人真的来了,而且真的超过千人啊!里面的古武者少说也有百人之多!” “啊?” 秦渊猛地一惊,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眼前的众人,对着上首的梅老先生说道:“老先生,失礼了,我去去就回!” “秦门主如果不介意的话,老夫可能跟着上到城楼上,看看敌阵啊?” 梅老先生摸着自己的花白胡须,淡然的看着秦渊,脸上的表情甚至比久经战阵的秦渊还有淡然,看到梅老先生如此镇定,秦渊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了,微微点头,对着老先生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就带着老先生,还有钱苏子、梅红玉等人到了南城门上,看着漫天而来的涧山宗的队伍,饶是多次舍生忘死,秦渊的脸上还是有些发白,对方的战阵不但精锐,而且还非常老道的使用了牵线阵,如此一来,就算是遇到了突然的袭击,也能够迅速的组成圆阵,保护自己,虽然在整个河套平原,也没有人有胆子对这些人进行突袭,但是谷蕲麻还是让人使用了这样的阵型攻击,如此行为,确实称得上是谨慎了! “门主,发射床弩,挫敌锐气吧!” 听着耳边士卒们的议论,原本信心十足的卢牟坤也有些站不住了,走到秦渊的面前,一脸恳切的说道,秦渊微微一愣,正要点头,身边的梅老先生却忽然伸手,对着秦渊说道:“秦门主,你看,对方的车阵在前,虽然看不清楚下面放的是什么东西,但是想来已经对我们的床弩做了防范,如果此行不奏效的话,对于士气的伤害恐怕更大,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所以还请慎重啊!” “不知道老先生可有妙计?” 秦渊闻言一愣,拿着手边的望远镜对着远处看了一看,果然看到对面的前锋马车上拖着不知道什么东西,本来敌阵就在床弩的射程极限外,如果被挡住的话,对于士气的打击确实大! “很简单,只要等他们到了近前,敌人定然会乱的,秦门主早前将南门外水漫金山,遍地冰凌,敌人想要用堂堂之阵吓住我军,也未必能够奏效,不如秦门主用这城墙上的投石机将几瓶桐油扔到敌阵之前,如果敌人前进,自然会阵型大乱,如果不前进,到敌人攻击之时,放火箭烧之,也不会损失什么!” 梅老先生微微一笑,将自己的一个小计谋说了出来,秦渊闻言一愣,顿时欣喜,命令身边的卢牟坤照做,后者虽然很不爽这个外来的老头指挥自己,但是听了秦渊的命令,还是乖乖地前去执行,很快就把几瓶桐油扔到了敌人的阵前,看到天空中黑乎乎的瓷瓶飞过来,谷蕲麻的脸上还有些变色,等到他看到敌人扔过来的东西竟然没有爆炸,顿时哈哈大笑,带着自己手下的部队向前走去,也是到这个时候,谷蕲麻才忽然发现,那地上倾泻下来的全是桐油,人马走上去,顿时翻飞滚动,乱成一团! “放!” 看到谷蕲麻竟然如此大意,秦渊自然是毫不客气,让人在弩枪上面点上火团发射出来,那弩枪在空中飞快落下,虽然没有钉死几个人,但是也引燃了冰面上的桐油,顿时大火漫天,原本滑溜溜的桐油冰面顿时燃起大伙,不少在冰面上挣扎的涧山宗弟子纷纷中招,浑身沾上桐油,被烈火点燃,不多时,就已经是人仰马翻,惨不忍睹了! “万岁!万岁!” 看到敌人如此狼狈,城墙上的秦皇门子弟自然是激动莫名,纷纷对着远处的敌人虎吼着嘲笑起来,听到手下人欢快的笑声,卢牟坤脸上的神情也终于变得轻松起来,刚刚献策成功的梅老先生自然也是一脸得意,秦渊当然是忍不住夸了两句,然后就带着他们下了城墙,后面的事情已经没有机会了,吃一堑长一智,谨慎下来的谷蕲麻断然是不会让自己再有可趁之机了,这场大战恐怕还要有一段时间的消耗的! 带着梅老先生回到了城主府,秦渊趁着热乎劲儿,直接命令人将两瓶好酒送到眼前,为梅红玉一行人接风洗尘,虽然知道秦渊好爽,但是梅老先生却坚决不喝酒,坚决的态度都让秦渊有些尴尬,好在梅红玉颇为豪爽,跟秦渊推杯换盏,把酒言欢,这宴席上小小的尴尬才很快过去。闪舞小说网..闪舞小说网.. 听说梅红玉父子献计成功,其他的秦皇门子弟自然是过来讨教一二,性格豪爽的梅红玉来者不拒,连一脸无语的甄震过来倒酒,都是来者不拒,宴席上“女中豪杰”的夸奖让梅红玉也有些上耳,能够得到秦渊这样的接待,梅红玉来到这里之前,是万万没想到的,对于秦渊的忠心也表露的更加真切! 送走了过来蹭酒喝的众人,其实根本没喝几口的秦渊这才让人将眼前的宴席撤掉,带着清醒异常的梅老先生和梅红玉进到了会客厅当中,双方坐下,喝了点茶水,醒了醒酒,秦渊的目光中满是好奇,看着秦渊闪动的表情,知道秦渊想要知道什么,梅老先生也不吝啬,直接拱手说道:“老夫梅赫隆,年轻时候也曾云游江湖,天下之大,几乎处处都留下了老夫的身影,只可惜后来一次喝酒误事,遭到歹人陷害,当时我血战多人,最后也没有救出自家夫人的性命,从此以后二十三年,老夫在梅花庄照料自己的女儿长大成人,到如今,滴酒未沾,不为别事,只是忏悔老夫当年犯下的罪行,人生在世,罪如伤疤,就算是经年累月,此事要和如鲠在喉,从未从老夫的心中消失,刚才让秦门主感到尴尬,实在是罪过!” “原来如此!” 听了梅赫隆的话,秦渊这才明白老先生滴酒不沾的道理,微微在心中感慨两声,秦渊的目光很快转向了一边的梅红玉,后者乖乖点头,将自己怎样和涧山宗结仇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到梅红玉毅然决然将自家庄园烧毁,带着养子们北上来投,秦渊的心中更是激动,起身对着梅红玉拜了一拜,就在双方言谈甚欢的时候,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了…… (本章完)

详情

宝贝我弄得你舒服吗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