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情色

类型:ʱװ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2-06

公公情色剧情介绍

。

“这就是你们武者的想法,但也是那些普通人最痛恨的地方。”叶云曼淡然的笑着说道。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说的可是真的?” 黄世杰的声音猛然间从门口传来,褚和乾和陈悟冶抬头一看,只见到黄世杰不知何时已经穿上了一身戎装,制服笔挺的站在门前,目光中写满了坚定,褚和乾见状赶忙起身,对着黄世杰说道:“世子大人,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啊,我们黄王府要是得到了米王府的帮助,黄王爷估计不会开心的!” “老头子开不开心是他的事情,我只要问你,你前来搭线牵桥的目的是什么!” 黄世杰淡然的对着褚和乾挥挥手,目光紧盯着眼前的陈悟冶,后者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对着黄世杰恭敬说道:“老夫还是那句话,秦皇门的秦渊只是幼虎在笼,如果等他长大了,我们这些旧势力一定会被这厮铲除殆尽了,与其遗患无穷,还不如趁早决断,实话告诉世子大人,如果世子大人不愿意做这件事情的话,老夫就会去找李刺使,去找贺兰会长,甚至去找沙鬼门的代理门主穆洛柯,总之,老夫临死之前,一定不会看着随时会铲除我陈家血脉的人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哦?老先生这话什么意思?难道秦皇门要对老先生一家不利?” 黄世杰好奇的看着眼前的陈悟冶,后者淡然一笑,摆手道:“我们陈家的势力还太小,秦皇门不会放在眼中的,但是我相信,只要他能够拿下耀州城,我陈家要么上了他的战船,和他一起死,要么就是被那些泥腿子捷足先登,挤压我们生存空间,作为朝廷的生员,老夫是断然不会让自家人去和秦皇门合作的,但是如果秦皇门做大,我们这些朝廷的人,就没有活路可说了,那些疯狂的泥腿子肯定会让秦皇门声势大振,到时候,朝廷里面事不关己的大人们一定会想办法和秦皇门达成协议的,到时候死的,还是我们这些真正的朝廷支持者!” “也就是说,您老先生未雨绸缪,打算将秦皇门杀死在萌芽状态?” 黄世杰的嘴角微微一笑,旁边的褚和乾赶忙开口说道:“世子大人,三思啊,将不可因怒而出兵,士不可以愠为兴师,我们在金城扩张正好,何必惹怒秦皇门报复呢?” “褚大人不会以为,离得秦皇门远远的就可以免遭祸患了吧!” 陈悟冶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褚和乾,傲然说道:“天下大势越发纷乱,这正是秦渊这等宵小之辈崛起的大好时机,可惜此人心急气躁,早在占据固原城东城之时,就已经开始提拔重用那些出身低贱之辈,如果我们再不采取行动,真的是悔之晚矣啊!” “既然如此,老人家可能够帮助我们联合贺兰荣乐,李平举,甚至是沙鬼门的穆洛柯一起动手?” 黄世杰饶有兴致的看着陈悟冶,后者坚定的摇摇头说道:“人众则乱,我既然看中了黄世子的胆识,也联合了有实力的华亭涧山宗,那就不要让别人参与了,此前黄世子手下的祖公子不是也曾合纵连横,准备对秦皇门决一死战吗?结果如何?各家各派互相推诿,相互拉锯,反而无法形成合力对付秦皇门,这等事情老夫是不会做的,黄世子只要点头,片甲不用支出,只管让华亭涧山宗出兵出人,大义在手,灭掉如今孱弱不堪的秦皇门,定然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好啊!” 黄世杰微微一笑,看着陈悟冶的双眼说道:“我同意了,让华亭涧山宗用我的名义去对付秦皇门去吧!” “真的?” 听到黄世杰的话,陈悟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万万没想到黄世子竟然如此痛快,身边的褚和乾还想再劝说两句,黄世杰已经不耐烦的摆摆手说道:“那就这样吧,我同意了,你去找华亭涧山宗出兵吧,到时候固原城就送个他们了,我只要求他们到时候好生收敛我黄府禁卫军将士的身体祭祀一番就可以了!” “爽快!” 对着黄世杰竖起大拇指,陈悟冶的脸色泛起一阵潮红,眼前的黄世杰说完就准备转身离开,办事稳妥的陈悟冶连忙上前两步,拦灼世杰说道:“既然黄世子同意了,那就立个字据如何?不然老夫到华亭涧山宗那里也是口说无凭啊!” “怎么?你没说动华亭涧山宗?” 黄世杰有些怀疑的看着眼前的陈悟冶,后者咧嘴一笑,对着黄世杰说道:“怎么可能呢?我是说让您立个字据,到时候也方便证明华亭涧山宗的行动是有您的授权的,不然华亭涧山宗肯定没胆子翻山越岭,大军过境,难免会让人怀疑,所以才向您讨要一个字据证明他们的行动不错即可!” “也好!” 默默的点点头,黄世杰耸耸肩,就拿着陈悟冶早就准备好的纸笔在一张白纸上誊写了两遍授权文稿,然后手下一份,让陈悟冶签上字,然后就带着褚和乾离开了会客厅,将喜气洋洋的陈悟冶留在了当场! “世子大人,不能这样做啊!” 从会客厅中出来,褚和乾一脸懊恼的看着眼前的黄世杰,激动的说道:“这东西要是给了他,我们以后岂不是要和米家搭上线,以黄王爷的性格,肯定会偏袒您二弟那边的,我们这样做,遗患无穷啊,到时候这老东西拿着这玩应儿招摇撞骗,我们科如之奈何!” “一概否认即可!” 黄世杰淡然一笑,对着身后激动莫名的褚和乾说道:“华亭涧山宗既然想要固原城,有没有这个东西,他们都会打出我的旗号的,到时候胜了,我们就派人祝贺,顺便承认了他们所说不差,败了……我就领兵南下,将华亭涧山宗一举吞并,理由就是他们伪造文书,明白了吗?” “额……世子大人高明!” 听到黄世子的话,褚和乾的脊背处忽然一阵发凉,看着眼前目光坚定的黄世杰,不觉感到一阵可怕,种种情况都做好准备,这样的主子,以前怎么没有见过? 兴高采烈的从黄世杰的公侯府当中出来,陈悟冶拿着刚刚吹干的文书坐上马车,优哉游哉的躺在自己的马车上,命令自家的车夫北上,回到已经一片愕然的耀州城。闪舞小说网..闪舞小说网.. 回到耀州城的时间已经是深夜了,但是陈悟冶家门前的空地上,还是停靠着各式各样的马车,马夫们点着灯笼聚集在一起,当有人看到陈悟冶的马车回来的时候,众人纷纷避让,在门房中等得不耐烦的耀州城的士绅们纷纷出来迎接,看到陈悟冶满面红光的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众人的脸色顿时变得轻松起来,簇拥着陈悟冶回到大堂,众人眼巴巴的看着陈悟冶脱去身上的大衣,端坐在主位上,虽然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疑问,但是并没有人主动询问陈悟冶此行的结果如何! “大胜!” 傲然的将手中的文书拿出来,陈悟冶看着眼前众人惊讶的眼睛,毫不客气的说道:“老夫刚到府上就从黄世子的手中拿到了这份文书,诸位可以放心了,我耀州城定然不会被秦皇门所控制的!” “陈爷爷,小人该死,让您如此奔波,小人愿意送上全部家产,成为您手下的一名奴从!” 前一天还得意洋洋的蔺修观慌忙从人群中钻出来,跪倒在陈悟冶的身前,满脸含泪的看着这位老人家,压错宝的蔺修观虽然在心中无数遍质疑了上苍为什么待自己如此不公,但是形势比人强,心高气傲的蔺修观如今也不得不祈求陈悟冶的帮忙才能够保住自己这条小命! “你还知道!” 看到蔺修观爬到了自己的面前,陈悟冶的脸上满是厌恶,冷笑了两声,方才说道:“给!拿着这个文书去华亭一趟,给华亭涧山宗的大人谷蕲麻大人,你啊,也就剩下这点用了!知道不?” “额……小人从未见过谷蕲麻大人啊!” 蔺修观惊愕的看着眼前的陈悟冶,后者不屑一顾的摇摇头,对着眼前的蔺修观说道:“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三日之内谷蕲麻大人的部队到不了耀州城,我们就拿着你的家人先给秦皇门赔礼道歉,知道吗?” 陈悟冶说完,也不理会呆在当场的蔺修观,直接站起身来,对着周围的士绅们招呼道:“大家这么晚了还在等着老夫,老夫不能不表示表示,来啊,准备好酒好菜,请各位大人好好的在家中热闹热闹,我们耀州城的事情我们耀州城的人自己管,大家都要有事商量,不然的话,又要像某些人一样,后悔不迭了!” 说完,就在众人的阿谀奉承当中走出了大堂,留下蔺修观看着眼前的文书,一个人在瑟瑟寒风中发抖! “落井下石!” 蔺修观的眼睛中猛然间冒出一阵火焰,看着簇拥着陈悟冶离去的众人,昨天这些人还对着自己阿谀奉承,各种夸奖的声音就在耳边,可是如今,自己落得这般田地,这群人竟然落井下石,等着看自己的笑话不说,还准备拿自己的家人来拖延秦皇门报复的脚步! “你们做的了初一,别怪我做不了十五!” 蔺修观将眼前的文书拿好,放在手上,伸手擦擦自己脸上的泪水和汗水,然后就出了门,一个人上了自家的马车,全然不顾身边马夫们的指指点点,命令马夫将马车从南门开出了城,然后就在黄河边改道,朝着正北方向走去! “主子,这朝北可是去固原城呢,咱们不是要去华亭城吗?” 听到蔺修观的命令,赶车的马夫一脸惊愕的看着蔺修观,后者的眼睛无神的眨了眨,冷冷的说道:“想活命就按照我说的做,不然的话,咱们都得死!” “是!” 身子骨一哆嗦,这马夫也不敢再多嘴,按照蔺修观的指示,将照明的灯笼吹灭,然后小心翼翼的沿着官道向着北方前进,滚滚黄河水在蔺修观的眼前不住向后流淌,蔺修观默默的看着天上的繁星,眼中的恨意很快变成凄凉:“为什么?为什么我的运气就这么差呢?活了二十几年,第一次的投机就失败成这个样子!祖秉慧啊祖秉慧,你们怎么能够废物成这个样子呢?不是看起来挺厉害的吗?怎么如今成了这副模样了呢?” 蔺修观在心中抱怨着,眼前的灯光渐渐的密集了起来,不过却不是城墙上的那种密集,而是一队马队的火把…… (本章完)

杜刚也是愤怒的咆哮不断:“老子跟你拼了!”…







果然,在那里发现了一个人影。

 闪舞小说网.. 一秒记住【新闪舞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景卫田的口中得知了谷蕲麻的来头不小,贺兰荣乐顿时陷入到了一丝窘困当中,虽然有心想要和谷蕲麻联合起来,一起将固原城中的秦皇门拿下,但是想想谷蕲麻背后深厚的背景,还有此前自己已经和黄世杰结下的仇怨,无论如何弥补,想要搭上同时有黄王府和米王府两家加成的谷蕲麻这条线,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而且到最后到底能够得到多少的好处也说不上来,所以贺兰荣乐最后还是决定暂时按兵不动,看看秦渊带领的秦皇门到底能够将固原城守成什么样子再做打算。.. 大方向上决定按兵不动,小方向上,贺兰荣乐却面临着一个棘手的难题,面前的景卫田到底怎么处理,就成了一个最要面对的棘手问题! “先把他带下去,我和南宫儿商量商量再说怎么处理吧!” 看着景卫田眼中的渴望,贺兰荣乐却还是有些犹豫,挥挥手让北琴儿将他带走,然后就关上门窗,略带着咳漱对南宫儿说道:“这景卫田说的到底是实话还是假话?如果是实话的话,我们应该怎么处理这个家伙呢?长时间没有人回信的话,迟杉督那些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候发觉不对,可能也是我青龙谷的一场动乱啊!” “在下相信他说的是实话,毕竟路德韬和他哥哥的事情,不是自己人断然是不会知道的,既然连这种事情他都和我们说了,想来归顺的意思也很明显,会长不如顺水推舟,让景卫田继续去给迟杉督他们当斥候,好好的打探一番固原城的情况,一来也不容易让迟杉督路德韬等人觉得不对劲儿,二来还可以让我们全盘掌握固原城和黄王府残兵们的动态,对我们百利而无一害,所以属下觉得,放了他就是了!” 南宫儿看着犹豫不决的贺兰荣乐,心中略略闪过一丝悲哀,总是到关键时刻掉链子,贺兰荣乐犹豫不决的性格,真的是让人感觉有些难受! “既然如此,那就让北琴儿监视着他去做这些事情吧,我觉得他坦白的太明显了,多少也有些不对劲儿!” 对着南宫儿点点头,贺兰荣乐摆摆手,轻轻的咳漱了几句,就把这家事情交给了南宫儿处理,后者闻言点点头,然后就扶着贺兰荣乐躺在了床上休息,自己出了门,去找北琴儿去了! “会长怎么说?” 看到南宫儿这么快救过来了,刚刚将景卫田安置在自己的住所中,北琴儿还有些惊讶,以往来说,贺兰荣乐断然是不会有这样高的效率的,拖拖拉拉,犹豫不决,才是贺兰荣乐的习惯! “会长说将他放了,继续给迟杉督、路德韬他们报信!” 南宫儿看着屋里面静坐中的景卫田,一脸大义凌然的说着,北琴儿闻言一愣,愕然道:“没有别的说的?” “没有!” 南宫儿坚定的点点头,对着北琴儿催促道:“让他快点去固原城吧,现在耽误的时间越长,恐怕迟杉督、路德韬那边的怀疑也就越深!” “好!” 看到南宫儿一脸正经的样子,北琴儿点点头,挥手就把景卫田的刀枪和弓箭,以及坐骑都还给了他,然后让他从小路翻过青龙谷旁边的青龙山,往固原城方向去了,看着景卫田走远了,南宫儿才叫住北琴儿说道:“会长还说让你监视着这个家伙,以防异动!” “额……” 无语的看着眼前的南宫儿,北琴儿有些不悦的说道:“我刚刚从朔州城回来,就要去固原城监视这个家伙?你们也真是不嫌累着我啊,我还有事情想要找贺兰会长汇报呢,怎么?你帮我转达一下?” “没问题!” 对着北琴儿笑笑,南宫儿有些不放心的说道:“让你监视他其实就是个意思,不要让他发现了才好,到时候你就说你也是去刺探固原城情况的就好,不要让这位兄弟心生疑窦,到时候两边都不好看!” “额……这是你说的还是贺兰会长说的?” 北琴儿有些无语的看着自己的同伴,撇着嘴说道:“这又要监视人家,又不希望人家知道,这雪地的马蹄印且不说能不能发现,而且然急肮是个斥候出身,被跟踪监视了还不知道,那也是个废物,要他干什么?”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不是号称踏雪无痕吗?别废话了,赶紧去把,这时间已经有点晚了,朔州城那边有什么情况需要我给贺兰会长转达的,现在就说吧!” 南宫儿摆摆手,对于北琴儿的吐槽并不在意,好奇的问道,对面的北琴儿点点头,将一封书信交给了南宫儿:“给吧,这是李刺使让我转交给咱们会长大人的,你直接拿过去就行了,反正我的信使算是传到了,你可不要耽误的了事情!” 说完,北琴儿就骑上自己最喜欢的宝马良驹,踏着景卫田刚刚走的道路,朝着固原城的方向进发,而南宫儿则带着这封书信直接回到了贺兰荣乐的房间当中,将书信原封不动的交给了贺兰荣乐,拿着书信,看着上面的火漆还没有被打开,贺兰荣乐默默的点点头,然后打开来看了一眼,顿时疑惑道:“这李平举转了性了?竟然希望我们不要出手联合谷蕲麻和秦皇门对抗?要说之前最恨秦皇门的,除了黄王府的人,恐怕就是他李平举了吧,连刺史府都被秦渊占据了,现在竟然劝说我们按耐住心性等着?” “属下不知……” 根本没看过眼前的书信,南宫儿自然不知道书信当中写的到底是什么,这边的贺兰荣乐倒也没有遮掩,直接将手中的书信递给了眼前的小秘书,后者拿起来一看,草草几句,都是废话,然后说的就是贺兰荣乐刚才说的意思,全部书信的内容就是这些了! “既然李刺使交代,想来是得到了什么消息,秦皇门既然能够坚持到现在,肯定也有助力所在,我们等等就好!” 南宫儿默默点头,将书信还给了眼前的贺兰荣乐,后者点头答应,有些不悦的说道:“只可惜啊,能够挑动的机会越来越少了,这秦皇门就自己和谷蕲麻打个你死我活吧!” 这边的贺兰荣乐选择了按兵不动,固原城中的秦渊却没有觉得腹背受敌的可能性会减少,听着宋威简不断送来的报告,秦渊的脸上也越发的凝重:“看来很多人都在打探我们固原城的虚实啊,这四处都是斥候的踪迹,连分辨哪家是哪家的都困难,如果我们在这里坚持不住的话,估计这群饿狼就会上来给我们生吞活剥了!” 将一份份的报告放在手边,秦渊已经看了一个小时的各种汇报,满脑子都是各种奇怪的信息,却唯独没有收到萧关城附近的情况报告! “没事的,这种时候常有,打猎的猎人都知道,一旦前方出现猎物,猎狗出动的时候,那些秃鹰野狼也会在如影随形的,就看看到底是我们秦皇门是猎物还是对面的谷蕲麻是猎物了!” 一旁的钱庄柯淡然一笑,对于眼前的这些事情并不以为然,一边的钱苏子瞪了一眼重伤在身还要出来的钱庄柯,有些叹气的说道:“这谷蕲麻劳师远征,我们要是能够在他的背后及时来一下突然袭击的话,或许就不用这么辛苦了!只可惜啊,这家伙距离我们固原城实在是太远了,就算是派出一些人到了他谷蕲麻的背后偷袭,我们想要得手后全身而退也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到时候谷蕲麻能不能收到情况几时回去,也很难说的呢!” “万一我们秦皇门的兄弟们表现的太好,把谷蕲麻的老巢都端掉了,这家伙恐怕也只会攻击固原城攻击的更狠吧!” 站在一边握着双面开山斧的卫宣默默的说道,一番话引来堂中无数人苦笑连连,这个时候的秦皇门连自保的能力都不大,想要奇袭谷蕲麻的身后,而且还把对方的老巢端了,简直是天方夜谭! “也不是没有机会……” 已经痊愈的蔺修观猛然间抬起头来,发白的脸颊上挂满了深沉,虽然刚刚经历过异常不大不小的感情风波,但是蔺修观还是表现出了商人重利轻别离的胸襟,默认秦渊将自己有不伦之恋嫌疑的小舅子和老婆软禁起来! “哦?说来听听!” 身边都是一大群的大老粗,除了钱苏子,很少又能够主动提建议的人出来,秦渊虽然没有对战场都不敢上的蔺修观抱多大的希望,但是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秦渊还是很认真的想要听取他的意见! “既然我们不能够威胁谷蕲麻的后方,那肯定会有他的仇家和敌人会去威胁谷蕲麻的后方的,我们只要主动联系联系,没准儿就能够找到这样的人,固原城现在的人手虽然不足,但是钱粮在吴财长的整治之下,可谓丰足,为什么不能拿出来一匹交给那些亡命之徒,帮助我们袭扰谷蕲麻的后方呢?就算是不奏效,也能够让谷蕲麻加快攻城的速度,我们秦皇门人不多,但是士气之高,小人也是叹为观止,顶上十天半个月的猛烈进攻定然问题不大,到时候寒冬腊月,士气低落,后防不稳,谷蕲麻不想退兵也会有人催着他退兵的,谁也不想客死他乡不是?” “有道理!” 惊讶的看着白面书生一枚的蔺修观,一边拄着拐杖的梁声伸出大拇指,对着蔺修观赞叹道:“之前一直觉得蔺兄弟你是来吃干饭的,没想到脑子挺好使啊!”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 蔺修观在心中无语的说道,面子上却不敢得罪秦皇门实际上的二把手梁声,乖乖的点头说道:“岂敢岂敢!” “好!既然蔺修观的意见可行,那我们就开始实施吧,蔺修观,这个计策既然是你提出来的,那你就下去拟定具体的方法,我到时候批准实行就行了,成功了固然好,不成功的话,我也不会怪你的,放心大胆的做!” “是!” 知道秦渊的心中并不是十分的相信自己的能力,蔺修观赶忙起身,看着一屋子的骄兵悍将,对着秦渊大声说道:“如若不成,小人愿意提头来见!” “有骨气!” 看着蔺修观有些狰狞的面容,一边的卫宣闷哼一声,脸上却没有多少敬佩的神情,一边的宋威尘宋威简兄弟也都默默而视,眼中并没有流露出多少赞许的神色…… (本章完)



卫宣微微一笑:“我和我大哥只差一年,若是我有问题也该出现了,不是吗?”

何校的脸却已经变得惨白,他如何不知道秦渊的名声!





路遥也赶紧把龙骧拉到身后保护着。

详情

宝贝我弄得你舒服吗 Copyright © 2020